第三百五十八章 琴棋書畫我就沒輸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是你?」

  問詢趕出來的聖姑看到王霄,下意識的打量四周「岳不群呢?」

  王霄面色一黑「怎麼,我就這麼人畜無害,沒岳不群可怕?」

  「你用箭的時候倒是有些威脅。」

  聖姑看著王霄手中的竹子,不知怎麼的居然笑了起來「現在嘛,在我眼中不見得比黃河三鬼強多少。」

  黃河三鬼是三兄弟,綽號聽著很嚇人,可實際上只不過是在黃河兩岸剪徑的強人。在江湖上撐死也就是個三流人物。

  「哼哼。」

  王霄舉起手中的竹子「小妞,今天我要讓你好好嘗嘗本大爺的厲害。」

  「你不是半個時辰前才逃走的嗎?」戴著面紗的聖姑皺起眉頭「怎麼感覺你好像有些不一樣了。」

  「聖姑,何須跟他廢話。看小的拿下他交給聖姑處置。」

  一旁的綠竹翁早就按耐不住了。看到之前的弱雞在這裡大言不慚的跟聖姑套近乎,呼喝一聲就撲了上去。

  然後他就跪了。

  是真的跪了,王霄用竹子挑飛了綠竹翁的兵刃,跟著拍在他的肩頭直接把他拍跪在了地上。

  綠竹翁想要掙扎,可肩頭上的竹子仿佛重若千鈞,壓的他直不起腰來。

  「怎麼可能?!」

  聖姑看傻眼了,不過是半個時辰而已,怎麼王霄就跟換了個人似的。這份一招就能輕鬆制住綠竹翁的本事,哪怕是岳不群也做不到。

  「小妞,讓你的人老實點。」看著四周的勁裝漢子們想要撲上來,王霄手上加力壓的綠竹翁嗷嗷叫。

  聖姑冷著臉說「別喊我小妞!」

  「好的,小妞。」王霄點頭「怎麼,不在乎忠心屬下的性命?」

  聖姑面沉似水「不過是個奴僕罷了,你想殺就殺。」

  綠竹翁也是咬牙切齒的喊「能為聖姑去死,是小的榮幸。」

  『嘁。』王霄抬手撩了下頭髮「果然是魔教,黑都黑在了表面上。」

  四周的勁裝漢子們,揮舞各式兵器吶喊上前,他們是真不在乎綠竹翁的性命。

  王霄手中的竹子化作萬千光影,不過是呼吸之間就將這些人全都點翻在地。

  聖姑都看傻眼了「怎麼可能?」

  在各處任務世界裡,王霄除了勤練紫霞功之外,也沒落下劍法。

  常年的苦練下來,早已經是宗師級的高手。

  一棍子敲暈了綠竹翁,王霄邁步向前走向聖姑「小妞,上次你打傷了我,這個仇我現在就來報。」

  任盈盈沒說話,舉起長短雙劍直接迎了過來。

  只是,現在的王霄可不是半個時辰前的王霄。

  長短雙劍被王霄輕易擊飛,上前一步用竹子直接將聖姑的面巾挑飛。

  王霄吹了個口哨「果然是位美人。」

  心頭驚懼的聖姑咬牙再上前,伸手就是一掌拍在了王霄的胸前。

  詫異於王霄居然沒有躲避,回過神來的聖姑當即發勁想要震碎王霄的心脈。

  她打中的地方是氣海穴,是內勁凝聚之處。

  內勁打過去就像是撞到了一堵牆,瞬間反擊回來直接衝撞的她吐血。

  王霄欺身上前,抬手就將聖姑攬在了懷中。

  胸口裡內勁翻湧,難受至極的聖姑強忍著抬腿就向上撞過去,卻是被王霄直接夾住。

  兩人靠的很近,看著也很是曖昧。

  聖姑從王霄的眼神之中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放開我。」

  「憑什麼?你現在是我的戰俘,我擁有處置權。」

  王霄直接抱起聖姑,向著不遠處的院子裡走去。

  看到抱著自己的男人徑直走向房間,聖姑終於是變了顏色。

  「你瘋了!聖教是不會放過你的!」

  王霄舔了下嘴角,表情邪惡猶如反派老大「聖教什麼的我不管,現在我只想懲罰你。」

  回到自己閨房的聖姑扛不住了。

  「不要,我錯了,放過我,啊~」

  半個時辰之後,狠狠懲罰了聖姑的王霄,心滿意足的走出了綠竹巷。

  這份怨念他憋了許久了,現在總算是報仇雪恨了。

  至於說什麼心懷愧疚的,那就是想多了。

  第一次過來的時候,這個女人可是直接出手想要他的命。之前那一掌同樣是奔著要命的程度來的。

  王霄總不可能因為她是女人,就對想要殺自己的人高抬貴手吧。

  現在沒直接取了她的小命,這種只能算是略釋懲戒的小小懲罰,就已經足夠仁慈了。

  回到客棧,岳大掌門早已經等候在了這裡。

  王霄也不廢話,直接說「岳掌門,你去西湖邊的梅莊等我。咱們一起去拿絕世武功。放心,我這人說話一口唾沫一口釘,答應過你的事情絕對會做到。」

  岳不群神色複雜的看著王霄,他完全看不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

  岳不群走了之後,王霄動身回了現代世界。

  現在他需要四處跑了,精神被極大的分散。好在笑傲江湖世界裡拿到想要的東西,再看看東方教主究竟是男是女,那邊就可以放棄。

  雖說用掉了一個世界錨,可收穫總歸是有的。

  各處世界不時露個面的王霄,終於是在幾天之後抵達了西湖岸邊的梅莊。

  匯合了岳不群,兩人一起去梅莊登門拜訪。

  從攻略上來說,他應該是先尋找到幾位莊主的愛好之物來投其所好。可惜王霄哪有那個時間和精力,乾脆的就是直接打上門去。

  梅莊四友的功夫不弱,岳不群也就是壓制一個人,對上兩個他就得跑了。

  「還不快來幫忙!」

  同時面對梅莊四友,岳掌門扛不住了,招呼一旁看熱鬧的王霄快點過來。

  「幾位都是高手,居然以眾欺寡,真不是好漢所為。在下路見不平,要拔刀相助了。」

  王霄先是義正言辭的將自己的格調拉起來,這才上前加入戰團。

  至於最後的結果,自然是男子雙打擊敗了男子團體。

  「幾位莊主,我們可不是什麼壞人。」

  看著被封住穴道坐在地上的梅莊四友,王霄伸手示意一旁的岳不群「這位是華山派岳掌門,人稱君子劍。就憑岳掌門的名聲,怎麼可能是壞人呢。」

  梅莊四友閉著眼睛打坐療傷,直接就是懶得搭理。

  王霄蹲下身子看著他們「我知道那個大魔頭就被關在這裡,你們帶我們下去見他,見完了我們就走怎麼樣?」

  四個人跟城隍廟裡的泥胎雕塑似的,完全就是當做沒聽見。

  嘆了口氣,王霄起身示意岳不群「岳掌門,該你上場了。什麼分筋錯骨手的都給他們招呼上。」

  岳不群面色一黑,怎麼感覺自己好似成了王霄跟班似的。

  不過一想到絕世武功,他也沒說什麼廢話直接上前動手。

  一番折騰下來,岳不群累的滿頭大汗,梅莊四友更是氣若遊絲,可依舊是沒用。

  「殺了我們吧。」四友老大的黃鐘公顫抖著說「是好漢的就殺了我們。」

  王霄深吸口氣「幾位,要不這樣吧。我聽說你們都是風雅之人,精通琴棋書畫。那我們來比試一番琴棋書畫如何?若是在下輸了,那我與岳掌門立刻掉頭就走絕不糾纏。若是贏了,就讓我等見上那人一面如何。」

  能活著,誰又願意去死呢。

  梅莊四友對視了一眼,黃鐘公說「說話算數?」

  王霄伸手指著岳不群說「我用岳大掌門的名譽作保。」

  岳不群面色發黑,梅莊四友卻是緩緩點頭。

  現在岳不群的名聲還沒臭大街,華山掌門君子劍的名頭還算是響亮。

  梅莊四友對自己在琴棋書畫方面的造詣非常有信心,考慮一番也就同意下來。

  王霄就沒想過自己會輸。

  因為哪怕輸了,他也會去找來大批工匠直接挖地三尺。

  至於不講信用什麼的,反正岳大掌門的名聲以後會爛大街,不講就不講吧,王霄也不在乎。

  王霄曾經在祖龍的金匱石室里見過聶政刺韓王曲,也曾在三國世界裡見過蔡邕所寫的『琴操』。

  而聶政刺韓王曲實際上就是廣陵散,早在秦時就已出現,並非是嵇康所創,他只是非常擅長彈奏這首曲子。

  嵇康被司馬昭所殺之前,毀掉了原曲譜。後來流傳的都是後人自己跟著片面的信息重新修編的。

  第一場比試琴的時候,王霄上來就是這首廣陵散,而且還是真正的原版。

  黃鐘公都聽傻了,一直追問王霄這是不是廣陵散的原譜,就連比試都給拋諸腦後。

  第二場是下棋,這或許是王霄最不擅長的一項。

  不過與黑白子交流了幾個眼神之後,王霄也贏了。

  至於原因,一點都不複雜。

  比起其他幾人意圖退出江湖來說,黑白子很有野心想要得到吸星大法。

  以往是沒機會,而此時王霄的突然出現卻是讓他看到了火中取栗的機會。自然而然的就選擇了放水。

  第三場是書法,王霄揮筆就是一篇蘭亭集序,立馬就震住了禿筆翁。

  最後一場是畫畫,這可是王霄最擅長的本事。

  畫了一部分的清明上河圖,丹青生這裡就已經直接投筆認輸。

  沒辦法,兩邊根本就不是在一個檔次上。

  「現在怎麼說。」王霄悄然給岳大掌門打了個眼色,暗示他若是幾人反悔就直接動手「願賭服輸不?」

  黃鐘公長嘆一聲,神色複雜的看著王霄「公子大才,我等佩服。罷了,既然公子想見,那就見吧。還請公子守諾,見一面就走。」

  王霄的笑容非常真誠「你就算是信不過我,總該信得過岳掌門吧。放心,我的信譽是值得信賴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