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3 BEACON Ⅷ:道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昨晚的經歷大概是繼在瑟堡死掉船長以後,洛林栽過最大的跟頭。

  全船總計二十二人死亡,十六人不同程度受傷,其中捲入爆炸的十九人全滅,一個也沒能倖存下來。

  寒鴉號也在犧牲序列。

  龍骨大破,艉樓大破,主桅、後桅斷裂,後甲板上一片狼藉,幾乎找不到完整的地方。

  若不是寒鴉號根本沒有拿得出手的戰鬥力,所以洛林只儲備了最低限度的火藥和炮彈,光是殉爆就足夠把這艘船直接送進海底。

  而現在,經過了一夜的折騰,火滅了,船殼也勉強保住了,艉樓內私人物品的打撈大致結束,飛出去的軍火則全部交給聖徒團去操作。

  洛林眼下迫在眉睫的問題有兩個,一個是如何避過人的耳目,把底艙甲板下重達三百多鎊的古代金器和近五萬鎊價值的金幣起出來。

  這些黃金總重達到三百七十多公斤,主體包括十數萬枚金燦燦的八角金幣,上萬枚英鎊和差不多數目的金路易。

  如果把這些罪惡無遮無攔直接堆到岸堤上,洛林擔心自己會和前灣的白人開戰。

  另一個就是船……

  寒鴉號的生命已經註定熄滅,洛林有生以來第一次失去旗艦。

  更糟糕的是,寒鴉號對他來說很重要,價值之大遠不止一艘好船那麼簡單。

  他需要儘快找到寒鴉號的替代品,一艘貨艙足夠多,足夠大,並且還要有一定自保能力的超高速商船。

  而這種船有且只有在三個地方才能找到,一個是百慕達,一個是巴爾的摩,還有一個就是眼下的波士頓後灣。

  所以洛林才會跟著傑斐遜來到後灣。

  以傑斐遜的智慧,他必然知道洛林的需求的。

  既然他在這個時點推薦了他的朋友,洛林就有理由樂觀的估計,這位名叫埃蒙德海特的船廠主人手裡正巧有洛林需要的水倉和船。

  結果,果然是好的。

  眼看著冒著青煙的寒鴉號被兩艘拖船緩緩拖進臨時租用的船廠水艙,洛林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海特先生,在發生昨晚那樣的事後您還願意收留我們,我的心裡實在充滿了感激。」

  水倉的碼頭上,洛林、傑斐遜和一個高[頂點小說 ]大強健的紳士三角而聚。

  這位紳士就是傑斐遜口中的朋友埃蒙德海特,波士頓海特造船廠的主人,一個文質彬彬,指縫中卻滲滿了油污和塗料的男人。

  怎麼說呢……就像另一個克倫,連不擅言辭這點都一模一樣。

  聽著洛林的客套,海特擺著手連連謙虛。

  「不不不,肯維先生,我並沒有為您做任何事。水倉是您租下的,連意外賠付條款都是您的提議,面對您這樣為人著想的紳士,我找不出任何拒絕的理由。」

  「為人著想?大概現在的前灣沒有一個人會這樣看吧……」洛林失笑一聲,指了指倉外。

  海特臉上露出顯而易見的失望,連寬闊的肩都耷拉下來。

  「是麼?也對,您昨晚的經歷太過驚心動魄,現在應該好好休息,而不是應付我這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

  洛林古怪地看了傑斐遜一眼,卻只在這位老奸巨猾的政治家臉上看到無可奈何的苦笑。

  可傑斐遜似乎無意插嘴。

  洛林鬱悶地翻了個白眼:「海特先生大概是誤會了。我剛才指的不是門,而是您的船塢。」

  「我的船塢?」

  「是啊,寒鴉號的狀況您也看見了。既然州長先生介紹我來這,我想您的手上應該有一艘不錯的船,是吧?」

  ……

  洛林從未想過自己把一切都交給樂觀的一句試探會把他帶到這樣一艘奇怪的船面前。

  是的,奇怪。

  在海特造船廠的第三干船塢,洛林站在一艘缷下了桅杆的大艦面前,沉默地翻看著海特提供的詳盡海試報告。

  依照海試報告的描述,這艘名為道標號的船長53米,寬7米,吃水5米,排水1150噸。

  她應該是一艘與寒鴉號同型的三桅巴格混帆船,共擁有三根後傾的桅杆,主桅長52米,標高則為50米,帆裝雙橫一縱,聽起來中規中矩。

  當然,聽起來就是聽起來的意思,因為任何一個長著眼睛的活人都不會把道標號和中規中矩這四個字聯繫到一塊。

  這是一艘被速度下了詛咒的妖船!

  脆弱的空心艦艏犧牲了艏炮,後移了重心,這是為了速度。

  艦艏盾艉的標準巴爾的摩設計提升破浪分水的能力,是為了速度。

  桅杆後傾是為了進一步調整重心,同時傾斜的桅杆可以使桅杆更長,帆面更大,後帆遮擋前帆受風的概率降低,都是為了速度。

  甚至於,在全世界軍艦還在為5還是4的長寬比爭論不休的時候,她已經採用了5的極纖比例,把整艘船打造成一枚箭,同樣是為了速度。

  這還不是全部。

  相比於空心的艦艏,多達雙層六門的艉炮顯然是為了讓艦艏翹得更高。

  傳統的一桅四幅寬橫帆被七幅窄橫帆取代則是為了加大抓風的靈活度。

  翼帆當然是不可缺少的高速配置。

  除此之外,在12米長的艏斜桅上布置四道百慕達三角大艏帆增強了迎風力。

  密集的位於主桅和前桅間的四道捕風帆增強了迎風力。

  布置在整個後桅,近四十米高的超級百慕達有骨縱軟帆大幅增了強迎風力。

  這一切造就出眼前的道標號。

  順風航速16節,逆風航速5節,不需要專門搜集數據,洛林就敢保證在50米以上級大型艦中,她的速度冠絕天下!

  但這樣真的好麼?

  為了超絕的速度,道標號付出的代價是極度敏感的艦體重心和比布里根廷更孱弱的抗風浪能力。

  這艘船或許不會開著開著就翻,但只需要一輪側舷炮擊……

  不需要配對她這個等級的二十四磅重炮,只要十八磅,她就絕對會被火炮的后座力掀翻。

  換句話說,她根本不是一艘武裝商船,只是一艘單純到極致的極速商船。

  但洛林偏偏在道標號的側舷看到了炮門,一些零星的,奇怪的,不同於正常的正方形,樣式明顯是矩型的炮門。

  他好奇的翻開第二頁艦載測評,當即就被海特船廠設計團隊的奇思妙想折服了。

  道標號確實不適合裝備艦載炮,所以原有的兩層炮艙被改成一層,上層調整為單純的貨艙。

  而在下層,設計師們創造性地布置出奇特的菱形炮艙,再配合扇形炮軌,在方寸之地固定出斜向前和斜向後的兩個射擊方向,一個用來追擊,一個用來逃跑。

  洛林看得嘆為觀止,忍不住念出了聲。

  「這大概是海航史上最書呆子的布炮方案……」

  海特一直緊張地等待著洛林的評價,可因為太緊張,他一時居然沒能聽清洛林的話。

  「抱歉,肯維先生……」

  洛林搖著頭合上測評報告:「您不必在意我,請為我介紹一下道標號,我對她很感興趣。」

  「是麼!」海特興奮地滿臉漲紅,「這孩子叫道標號,beacon,燈塔,道標,指路明燈,因為她是波士頓的女兒!」

  「波士頓是美利堅當之無愧的beacon。一方面,這座城鎮最早的殖民地在三座山之間,而三山中最高大,最中心的那座就是燈塔山。」

  「另一方面,保羅里維爾的午夜騎行,懸掛在老北教堂尖頂的風燈開啟了我們的獨立事業,它被全美的民眾暱稱作指路明燈。」

  「第三方面,這條船是一份偉大設計的實驗艦,是海洋新時代的道標。我們試圖從她身上找出大型戰艦高速化的道路……」

  「所以,她是實驗品,而且還是不成熟的實驗品,是麼?」洛林笑著打斷。

  「是……是的。」

  「既然您說想從她身上找出大型戰艦高速化的道路,那麼我能否冒昧問一下,她走完整輪側舷炮擊的仰角有多少?」

  「這得視當時的風浪……」

  「和風,微浪。」

  「5……5度。」海特心虛地轉開眼球。

  「5度?」

  「5度……到15度。」

  洛林張大了嘴:「您是說,您和您的團隊放棄了一整層火力,用24門炮的空間擺放16門炮,甚至放棄了T頭優勢,她依舊有15度的仰角?」

  「微浪的情況下……是這樣。」

  「大浪呢?」

  海特被洛林的大吼嚇微縮了脖子:「因為中浪和大浪測評在微浪之後,那些雇來的水手拒絕了……不過他們倒是爽快地支付了違約金……」

  「您拿到違約金的時候難道就沒想過,這艘船的最好歸宿其實是被您親手拆掉?」

  「呃……」

  看著笨拙而詞窮的海特,洛林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

  「算了,海特先生,我問最後一個問題,道標號的售價是多少?」

  海特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

  「肯維先生!這孩子全身都是用最頂級的百慕達柏樹造的,帆裝則是巴爾的摩的手工幟帆,滿配16門十八磅長程炮和6門十二磅中程艉炮,建成三年,一直被我悉心保養,比新船時的狀況更好……」

  「抱歉,我想聽價格。」

  海特咬了咬牙,聲嘶力竭:「價格……道標號的價格,是7500鎊!」

  洛林又一次震驚了。

  不是因為太貴,而是因為太過便宜。

  道標號渾身上下都是高速艦最頂級的材質,再加上那點可憐的艦裝,就算賣15000鎊也只能算堪堪回本,更何況還被人在干船塢里保養了三年之久。

  干船塢保養是唯有一二級艦才能享受的特殊待遇,經過保養,木料會變得更堅韌,更耐腐,換而言之,就是能大幅增加船的使用壽命。

  區區一艘商船,至於麼?

  如果說這艘船對海特意義重大,他又何必賤價出手?

  想到這兒,洛林的腦子裡突然跳出一句話。

  【這條船是一份偉大設計的實驗艦,是海洋新時代的道標】……

  「海特先生,請容我冒昧問一句,您很缺錢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