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川帝是狼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這一次冷小漠既然來了,也想看看川帝的情況,所以為他摸了一次脈。

  脈象好像有異常,比以往更加凌亂了,難道疫苗不對或者起了反作用?

  「是不是有問題?若不是有異常,我也不希望麻煩你來。我再帶你看一樣東西。」

  川帝發現冷小漠摸脈後若有所思,繼續說。隨後從書房走進一間臥室。隨後把牆上一副壁畫拿掉。

  「這是?」

  冷小漠一直跟在川帝身後,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當她看到壁畫後面那一條清晰的爪痕的一刻,不由得一驚。

  五條深深的痕跡赫然的出現在牆上,若是出現了怪獸,就是川帝乾的。可是冷小漠不能那麼問,她知道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注射疫苗第二天很正常,第三天我就看到這條爪痕了。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我也無法確定這是怎麼回事。」

  川帝的神情並不像在說謊,他很鎮定的說著這一切。

  冷小漠上前撫摸了一下這些抓痕,看起來像一隻大手張開後劃出的痕跡。但是很顯然,她的手很小。

  川帝看到冷小漠沒說話而是研究起爪痕,便也跟著去摸了一下。

  不摸還好,這一摸他的手剛好和爪痕相符。隨後他的手像被燙了一下縮了回來。

  「這不是你乾的?」

  看著川帝那惶恐的神情,冷小漠覺得他不是裝的,莫非他變身狼了,自己都不知道?難道他就是母親信上所寫的狼人?

  如果川帝是狼人,一定不能讓他成為逍遙國的皇帝。一個狼人統領人類,很快人類就會被滅亡的。

  冷小漠帶著疑惑問了一句。

  「我不知道,我醒來時就看到了。我不想看見這個痕跡,所以才用壁畫遮住了。因為王妃對恐水症了解,所以我想找你來看看,問問你。我這是得了恐水症嗎?上一次對岳姑娘也是因為發作了嗎?

  喬縣那邊的疫情都控制住了,那為什麼我的情況有所不同?」

  川帝搖頭,他也很害怕,可是皇宮裡的太醫們他都不相信,雖然曾經幾次想處死冷小漠,可他依舊相信她的醫術。他自從後悔對冷小漠做那些事後,他便從心底選擇相信她了。

  他認為冷小漠討厭他,雖然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她始終沒有要害自己的意思。不然以她的醫術,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害他多少次了。

  「或許是陛下是龍體,體質和普通百姓有所不同。喬縣那邊有時間我會再去一趟看看情況。

  陛下的身體到底是什麼情況,我需要進一步研究。或許是恐水症,或許是別的……

  現在我還不能確定,如果陛下允許,可以取一滴您的血,我回去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研究出什麼結論。

  如果不同意也沒關係,至少現在您還是安全的。畢竟你沒有做什麼自殘的事情。」

  冷小漠也想到了這些問題,至少她並不想跟蕭川討論,她只能略正規一點的回答他。如果想要確定,只能抽血化驗了。可是作為國家的皇帝,或許他並不能放他自己的血液。

  「可以,你需要怎麼取血動手便可以了。」

  蕭川很爽快的就同意了,他雙臂平行展開,讓冷小漠取血。

  「不需要這么正式,你坐下伸出左手便可以了。」

  冷小漠的心裡事情太多,也沒時間來想太多。只想把眼前有的這些事情都處理完。勾股書庫 .

  聽了冷小漠的話蕭川馬上坐在椅子上將手伸出來。

  冷小漠從藥箱裡拿出一個小瓶子和一根銀針,然後用手捏住蕭川左手的食指,用銀針扎了一下,便擠出來幾滴血。

  原本一滴就可以,但是想到或許對研究有用,冷小漠藉機會多接了幾滴。

  正好蕭川閉著眼睛沒敢看,他也不知道擠了多少血。

  看到他的血液冷小漠就覺得不太正常,顏色有些暗紅,味道也有些刺鼻。這道和她的血液有些像。

  她的血可是從小被草藥泡大的,那蕭川呢?

  「陛下,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冷小漠沒時間想太多,看著蕭川依舊緊閉著眼睛,便提醒他。

  「這就取完血了?」

  蕭川睜開眼睛看了看手指頭,又看了看冷小漠。

  「不然呢?你以為我還要隔斷你的脈搏放血嗎?」

  說到這冷小漠的思緒瞬間就被拉到了前世死的時候,蕭川就是那麼對她的,將她的手腕脈搏都割斷了,血就那麼滴滴答答的流下了……

  冷小漠的情緒很激動,她那雙眼睛布滿了血絲,她怒視著川帝,好像要殺了他一般。

  「王妃,你怎麼了?需要我請御醫幫你看看嗎?不然我還是叫蕭乾進來吧!」

  蕭川聽了冷小漠的話還感覺自己挺白痴的,不知道的問題就不問,這還被嘲笑了,可是下一秒他就發現冷小漠的神情不對了。

  她渾身顫抖,眼露凶光,一副要殺了自己的樣子。

  他覺得冷小漠可能是身體有什麼不對,他準備去叫御醫,可又發現御醫都沒有她水平高,根本不管用。突然想到了外面的蕭乾。

  「蕭乾?蕭乾……不勞煩陛下了。我突然頭疼先回府了,關於你的事情我會研究的。」

  冷小漠聽到了蕭乾的名字才有所反應,在前世那段回憶里,他最在乎的也是蕭乾。她說了兩邊蕭乾的名字,才回過神來。

  她看了一眼周圍才知道剛剛只是因為想起前世的事情控制不住情緒了,還好她沒有做出什麼事情來。

  現如今並不是殺了川帝就能報仇這麼簡單,她必須讓他遭受到同樣的痛苦,讓他收到應有的報應和折磨後,才能手刃了他。

  「王妃好好保重身體,我就不多留王妃了。」

  蕭川沒有多說什麼,剛剛他被冷小漠的表情嚇到了,他覺得冷小漠恨他,恨不得殺了他。

  可是他明明跟她沒有任何過節,除了之前那幾次,可那些事情也不足以讓她那麼恨自己啊?

  冷小漠拿著藥箱離開書房,留下蕭川一人發呆。

  「川帝沒有為難你吧?」

  路上蕭乾忍不住問道。

  「沒有,他只不過讓我幫忙看看恐水症的情況。我有了新發現,回王府跟你說。」

  冷小漠搖搖頭,她怕在外面人多嘴雜,隔牆有耳,所以還是回王府再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