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聞夠了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在場的各位都聽的面紅耳赤,尤其是蕭乾、冷小漠和雅蘭珠還有車夫,他們都是經歷過的人,自然明白她說那些話的意思。

  「你放心吧,我們確實認識七皇子,不過他如今已經是七王爺了。至於這玉墜和話我們也都會帶到的。

  只不過你也不要抱有多大希望,或許你孩子的父親並不是王爺的,畢竟任何人都可能拿著一個刻有別人名字的玉墜送與你,然後告訴你他就是那個人。

  你連樣子都沒看清,如何證明那個人就是蕭乾?

  更何況逍遙城所有人都知道王爺在娶王妃之前不近女色,身邊身邊貼身伺候的都沒有女子。這樣一個正人君子如何能在大敵當前羞辱一個良家少女?

  就算現在把蕭乾叫到你面前,你恐怕都認不出他來,如何證明那一夜的人就是他呢?」

  冷小漠看場面有點尷尬,孕婦說完話大家都看向了王爺和她。

  她看了一眼蕭乾,他非常淡定,面無表情。好像孕婦說的事情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一樣。

  不過他這樣的表情也很正常,原本這件事情就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他為什麼要有反應呢?

  冷場半天,冷小漠便開口了。

  她作為蕭乾的王妃,必須出面主持公道。這件事若是真的,她做為王妃必須要出面,就算是讓王爺收她做妾室,也是由她來同意的。

  若這件事情是假的,那麼她更要出面替王爺洗清這個污衊的罪名。

  而且她也看到了蕭乾的不屑一顧,若是真的是他做的,他一定會有異常表情的。按現在的情況來看,蕭乾不會做那種事情。

  就算沒有蕭乾的表情,冷小漠也是從心底相信他的,一個男人有沒有那種想法從他對待女人的表情就能看出來。

  不管是在這個時期還是在現代,一旦男人對於有點姿色的女子有感覺的時候,他的眼神就會出賣她。

  女人也一樣,若是對男子有興趣,她的眼神也一定會停留在男子身上至少三秒以上。現代的她和這個時期的蕭乾是一樣的,眼神在異性身上絕對不會超過三秒的。

  她之所以這麼久沒回答,實在想如何對付這個突如其來的麻煩。

  很快冷小漠就找到了她說這件事情的漏洞,既然她連蕭乾的樣子都不知道,那麼隨意來一個人說自己是蕭乾,她是不是就會當成王爺了?

  「不,我能記得他身上的味道,他手的大小,他牙齒的大致排序情況。以及他……的感覺都是可以區分的。孩子出生了,也可以滴血認親的。」

  孕婦似乎被冷小漠的說法鎮住了。

  她說的似乎很有道理,她該如何去證明那個人就是蕭乾呢?若真的不是,她該如何是好?不過只要讓那個人出現,她便一定能認出來。

  他身上有特俗的味道,並不是怪味,而是一種男人特有的氣味。倒也不算是體香,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味道,而她可以第一時間聞出他身上的味道。存書吧 .

  另外他們兩個晚上做了很多次,她一定會感覺出來,只是這個不太好去試,所以她沒有說出來。

  但是他們接吻的時候她可是認真的舔過他的牙齒的,他上排牙齒有兩個尖尖的虎牙,她很喜歡撩撥。

  另外他們在親熱的過程中,雙手手指是相互穿插在對方的指縫間的。所以他的手掌大小,手指長度,以及指縫間距離她都是可以感受出來的。

  只要那晚的人出現,她便會認出來,除非他已經死了,或者不想認她藏起來了。

  「哦?那還挺有趣的。你竟然可以通過那些事情辨認出一個沒見過樣子的人。不過關於滴血認親的事情我建議你還是不要想。堂堂逍遙國王爺,豈能是你說取血就滴血認親的?

  你說的這些話,我倒是可以相信你可以去判斷一個人。但是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故意想去破壞王爺的生活,想要你的孩子成為皇室的人?」

  冷小漠笑了,這個女子可真不簡單。她怎麼突然覺得這個女子像是一個高手,準備特意去破壞她和王爺的感情的呢。

  「天地良心,我可以用我腹中的胎兒發毒誓,我與媚娘所說的話若有一句是假的,我和我孩子都不得好死!」

  孕婦確實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她覺得冷小漠懷疑的問題很有道理。她現在除了發誓真的沒有任何辦法證明了。

  「好,我信了。那你來看看,我們一行人中有沒有那天和你共度良宵的『七皇子』啊?」

  冷小漠覺得這個時期的人們最可信的地方就是發毒誓,至少這個時期的人相信。所以他們也不會輕易的拿自己和親人的生命開玩笑。

  那接下來她只需讓孕婦於媚娘,驗證一下蕭乾是不是那日的人就可以了。但是她不能這麼說,只能說在場的四個男子,包括車夫都讓她看看。

  孕婦點點頭,從林峰開始聞起,然後是靈峰接下來是車夫,從每一個人身邊經過她都會聞到一股屬於那個人特有的味道,但是每一個味道都不是她所聞到的味道。

  直到最後來到蕭乾身邊,她只是看了一眼蕭乾,就被他那帥氣的樣子所迷惑了。雖然被迷惑了,但是她也沒有忘記用鼻子聞聞蕭乾身上的味道。

  他身上有一股說不出的味道,是一種特別清新的大自然的味道。那裡有泥土的清新,花草的香氣,還有一股血液的腥味。

  但是那腥味是被其他味道所掩蓋了。或許除了她以外沒有人能夠聞到。

  當時於媚娘就愣在了蕭乾身邊,她覺得那股血液的味道很奇特,她好像在哪裡聞到過,可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了。

  「聞夠了嗎?」

  蕭乾始終沒開口,可是這於媚娘在他身邊站著不走了,好像發現了什麼問題,蕭乾有點掛不住了。他真的很擔心,這孕婦開口說就是他。

  他身正不怕影子斜,沒做自然不怕。可是他怕冷小漠多想。

  冷小漠站出來句句維護他的形象,一直選擇相信他。若是真被孕婦誣賴上了,冷小漠一定會傷心的。

  他被誣賴不要緊,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冷小漠傷心難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