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出京10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等了一會,崇禎帝用衣袖揩去臉上的淚珠。他伸手扶起周皇后,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不哭了,最多不就是一個死嗎?至少烺兒他們都出了京師,將來的事,就由他去擔心吧!朕真的累了,不想了,不想了。」

  聽崇禎帝這麼一說,周皇后的淚水如珍珠般掉落。「皇上!」說了這兩個字後,再也不能發出一聲。

  崇禎帝無奈的搖了搖頭,替她拭去臉上的淚水,然後他轉頭向周顯道:「周顯,說吧!你要朕做什麼?」

  周顯在心中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崇禎帝從來都是聰慧之人。有些事情,他看的比任何人都明白,根本無須別人多說什麼。但他的優柔寡斷,他的猜忌心,還有明末這個錯綜複雜的亂世最終害了他。就像他說的,他非亡國之君,卻遇亡國之事。「若是陛下不願出京,就請寫一道詔書,傳皇位於太子。」

  崇禎帝點了點頭,說道:「王承恩,筆墨伺候。」

  幾人返回房內,崇禎帝揮毫寫下傳位詔書,蓋上玉璽,遞給周顯道:「還有嗎?」

  周顯道:「請陛下再寫兩封詔書。其中一個封吳三桂為侯,下旨讓他率部南下天津,抵禦闖賊。另一個給左良玉,同樣封其為侯,讓他率部前往南京,輔助太子。」

  崇禎帝頓時怒道:「你讓朕封一個深受國恩,卻坐視京師陷落的人為侯?」

  周顯點了點頭,「陛下,現在事情已經如此,我們考慮的是將來,而不是以前。」

  崇禎帝拿著毛筆,遲疑了好久,最終拿起筆寫了另外兩封詔書。封吳三桂為平西侯,封左良玉為忠勇伯。「還有嗎?」

  周顯搖了搖頭,「微臣沒有其他的要求了。」

  崇禎帝看著他,沉默了好半晌,提筆又刷刷的寫了起來。之後他蓋上玉璽,遞給周顯道:「一個坐視京師陷落的人都能封侯,若是不給你封侯,天下人會笑朕小氣的。至於你和娖兒,皇后曾給朕提過。當時因為戰亂,朕沒有心情考慮此事,但朕現在同意了。你要好好護住烺兒和娖兒,不要讓他們受任何傷害。」

  周顯跪下給崇禎帝磕了三個頭,「微臣謝過陛下。」他站起來道:「陛下,我會在午門留下一隊士卒,到三更。若是您改變了主意,他們會護送您到我那裡。」

  崇禎帝嘆了一口氣,「不用了,撤去吧!」他從王承恩手裡拿過玉璽,和自己的寶劍一起遞給周顯,「帶給烺兒。」

  周顯眉頭緊蹙,上前接住。他猶豫了片刻,向崇禎帝道:「若是這樣,能否請陛下再下一道聖旨?」

  崇禎帝奇道:「關於什麼的?」

  周顯道:「請聖上下一道四面出擊的詔書,招募勇士出城偷襲闖軍,為我出逃爭取機會和時間。」

  周顯出了坤寧宮,率部離開,遇到侯方域和李御蘭,他說道:「李將軍,你留守宮中,一切聽聖上的命令行事。若是闖賊真攻入了城,如何辦你自己抉擇,誰也怪不得你。朝宗,你隨我一起離開。」

  看周顯如風般離開,李御蘭有點愣神,不太理解周顯的意思。他想了想,跨步向坤寧宮方向走去,先找到崇禎帝再說。

  行到方以智門前,周顯下馬敲門,將崇禎帝的聖旨遞給他。「聖上已決定以死殉國,你現在簡單收拾一下,隨我一起出城。」說完,他留下兩個士卒,跨上馬而去,完全沒有理會跪在地上失聲痛哭的方以智。

  周顯騎馬去了北面城牆,會和了李國楨。召集了劉文炳、文耀和葉童舟,還有其他門的一些將領,把崇禎帝的聖旨展示給他們看。「到現在,京師已經苦守兩日,士卒傷亡近兩萬,已不堪再戰。聖上已經下詔,四更時分,九門全部打開,讓將士殺出城去,各尋活路。」

  劉文炳失聲道:「這不是逃走嗎?」

  周顯點了點頭道:「是逃走。但能不能逃脫,要看你們各自的命。實話對你們說,在闖賊剛圍城之時,我已經將太子護送出了城。現在聖上下詔,已經讓太子繼成皇位。能逃的出去,就去山東找太子會和。」

  李國楨突然問道:「那聖上呢!」

  周顯道:「還在宮中,他不願意離開。」說著,他轉頭向劉文炳和文耀道:「劉伯爺,文都督,你們兩個堵了城門,而北面是闖賊的主力所在地。你們兩個可以率部分別去臨近的西直門和東直門,從那裡突圍出城。但有個問題,調動要緩緩調,以防被闖賊發現情況不對。至於那些不願離京的,就讓他們各自散去,反正也出不去太多人。」

  文耀道:「那我們的家屬呢?」太子出外逃亡,他們便覺得大明並非亡國,想著逃出城去,還能繼續當皇親國戚。於是,他們便開始考慮自己的後路。

  周顯皺眉道:「想怎麼辦,你們自己決定。我只是告訴你們,四更時分,鼓樓鼓聲響起,就是九門大開之時,你們自己看著辦。」

  看眾人臉色難看,周顯也不再多言,向他們抱了抱拳道:「時間緊急,各位都散了吧!提早做一些準備,最好帶上少量精銳士卒,這樣方便逃脫。」

  周顯留下方靜和葉童舟,他轉頭向葉童舟道:「葉副將,你大軍所在的西直門方向距離闖軍太近,不好逃脫。若是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從另外的城門出。」葉童舟守衛西直門,表現突出,周顯想自己帶他走。

  葉童舟想了片刻,搖頭道:「屬下不走了。我率部出擊,為督帥出城爭取點時間。即使不能擊破闖賊,也多殺他一些。」

  周顯嘆了一口氣,「那好,隨你。」他轉向方靜道:「方大人,你職位不高,想來即使闖軍入城也不會太為難你。我將剩餘的金銀分別儲存在了京師的幾個錢莊裡面,這是銀契。你帶著它們就可以直接去取銀子。等京師安穩了,你就把它們取出來。為守衛京師而戰死的弟兄們,每人十兩銀子,發給他們的家屬。」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