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七十九章 入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蟲千九雖然對人類文明極為喜歡跟了解,但卻沒看過《無間道》這部香元國以前拍攝的警匪大片,不解的問道:「無間道是什麼?」

  「就是撂背阿、二五仔、死奸細了。」張角不在意的翻翻眼皮隨口回答說:「我想要假扮海猿一族的年輕精英,成為殺生關白旗本武士的話,恐怕得親自處理一些手尾吧。

  然後事成之後也等於直接跟海猿族直接的對上了,想不盡心竭力的幫你打壓它們都不成。

  蟲千九,你這個如意算盤打得不錯呀。」

  蟲千九聞言不置可否的笑笑,絲毫沒有申辯的意思,曼聲說道:「你這樣想的話可以不答應,就這麼一頭霧水的直接對上日丸大軍好了。

  反正以你現在的實力,就算南洋敗亡了也不一定就會死,以後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行了,大戰在即,你說點好口彩行嗎,」張角撇撇嘴道:「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

  為了國爭勝利,別說玩無間道了,真去無間地獄走一趟我也願意,你安排吧。」

  一國領袖深入敵軍卻做奸細,即便在超凡世界也算是奇事一件。

  畢竟身陷軍陣之中,一旦被敵人察覺,想要脫身那是千難萬難,簡直等於幫著敵軍完成了斬首行動,很可能直接未戰先敗。

  但對於掌握著錨點瞬移能力的張角來說,只要不是驚動了神話級強者直接全力滅殺,他便有把握在任何惡劣情況下逃遁脫身,所以做一做也是無妨。

  而蟲千九在張角答應自己荒誕的提議前,也只有3、4分的把握這位平常做事沉穩,但每遇大事卻極好出奇制勝,行危博彩的傢伙會應承下來。

  聽他答應了才笑著亮了底牌,「其實海猿一族中有位識時務的強者已經暗暗投入了我的門下,我會通過他安排你成為豐臣殿下的旗本。

  不過之前就像是你預料的那樣,必須要殺死一些海猿族人,冒名頂替才行…」

  自古以來兵貴神速,可日丸宣布要借兵給南洋流亡政府復辟後,卻必須全國動員才有足夠的物質,支撐一場國爭大戰,所以拖延了足足3日,大軍還是絲毫沒有開拔的跡象。

  這天,臨時駐紮在大坂府界町旁的關白總行營,迎來了百十名海中來客。

  這些年輕客人體態各異,有的乾瘦,有的魁梧,有的則是正常身形,但卻有一個統一的特點,那便是面帶猴相。

  可這卻並不是說他們就長得不堪入目了,人的五官氣質分為狗相、貓相、猴相、鼠相等等,其中都有丑有俊。

  這群青年雖然不算人人氣宇軒昂,星眉朗目,但絕大部分都神采奕奕,只憑眉宇間的那股子英氣,就把一般普羅大眾給比了下去。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其中一個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面相平凡到扔進人堆里便不容易再找著的傢伙卻是一副神情黯然,無精打采的樣子。

  連走路都像是踏著棉花般顯得軟趴趴的。

  同伴們瞥見他死皮耷拉眼的樣子,不由都是眉頭暗皺,但奇怪的是卻沒一個敢出言提醒。

  直到跟著豐臣旗本來到營盤正中的大帳前,旗本入帳稟報,才有一個2米多高的彪形大漢,咬了咬牙道:「岩袁勝,關白殿下雖然是人族一國的執國柄者,但也是咱們海猿族的傳古豪傑之一。

  幾百年前便晉升了傳奇境界,血脈返祖,是真真正正的妖族先賢。

  咱們這次能在他帳前效力,乃是一種榮耀…」

  海邊萬里無雲的明媚的陽光下,那表情黯然的青年翻了翻眼皮,搖頭打斷了彪形大漢提氣的話,「泊袁浪峰,你說的再好聽有什麼用。

  事實就是咱們海族讓外神眷族搞得破落了,現在好不容易危機解除了一點,但還是個破落戶。

  所以為了一點戰略物質,咱們就得來陸上幫人家打仗、賣命。

  我們岩袁部西波一家89口,剛剛被哪些深潛者給端了窩,我就被指派…」

  這話講的太過於泄氣,大戰之前簡直是影響軍心,於是終於又有一個青年仗義執言的怒斥道:住口,徵召令是早就下達的,營養素你們岩袁部西波家也吃了。

  本來是要提供兩個掌握中級超凡實力的後輩,來給豐臣殿下當旗本的,現在也只你一個。

  你還想怎麼樣。

  我們猿鯊紅珊一家也有幾十族人死在了外神眷族手裡,大家都是一樣,現在不也應徵來為豐臣殿下征戰了嗎。

  你如果真想要為家人復仇,現在就打起精神來,好好廝殺,努力提高實力。

  未來狠狠的去殺深潛者,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每天都死魚一樣的晾著,糟心了自己也讓同伴蒙羞。「

  岩袁勝聞言似乎有所觸動,雖然還是嘴硬的強辯道:「你們猿鯊紅珊一家丁口興旺,死了幾十族人還有幾百。

  我們岩袁西波家卻是只我一個剩種還活著了,那能一樣嗎。」

  但說過一句之後便不再作聲,站姿悄然變得筆直了一些,表情也勉強振奮了起來,總算有了點精、氣、神外露的樣子。

  關白總營大帳內的布置宛如日丸貴人們住的和屋,長條形的結構寬敞而空蕩。

  但這卻不是因為裡面華貴、奢侈的擺設少了,而是因為營帳的面積太大,內里的物什卻又過於的小巧精美。

  大帳靠里的一塊明晃晃的桐紋玉壁下,身穿一身雪白寬袍的豐臣秀吉,踞坐在一張菊紋錦墊上,望著面前一面懸空的水鏡,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曼聲說道:「真是一個有趣的人啊。」

  這位出身於桔梗店頭的東洋第一人,曾經執掌日丸國政幾近百年。

  據說因為神秘詛咒橫死,被德川家奪去國柄後竟又橫空出世,捲土重來的再次崛起,復辟重新成為日丸的主宰又已經接近20年。

  很少有瞧得上眼的人物,沒想到今天卻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令一旁伺候他飲食起居的兩個小姓也不由的側目觀看,臉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