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想要抱大腿的四無道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修行無歲月,閉關一途,區區百年,只不過是打一個盹兒罷了。

  轉眼間,距離元始天尊當初定下的百年之期,已經沒有幾天的時間了。

  在這段時間裡面,周辰不僅僅徹底地煉化了戊己杏黃旗前十二道先天禁制,更是成功地轉修了玉清仙法當中的元神篇。

  他原本凝鍊出來的純陽元神,現如今已經衍變成為了更加強大的玉清元神。

  玉清元神,乃是元始天尊闡教一脈所獨有的元神法相,蘊含著幾分盤古元神大道的神韻所在。

  相較於之前而言,此時此刻,周辰的元神法相最起碼要強橫上近十倍。

  不敢說在同等境界當中份屬巔峰,但是今後與洪荒世界的修士鬥法之時,這元神層面絕對不會再是周辰的短板缺陷所在了。

  距離元始天尊講道傳法的百年之期也沒有幾天的時間了,周辰索性也就直接結束了修行,破關而出。

  不過他到是並沒有走出自己居住的石殿之外,而是留在其中靜靜地沉思了起來。

  通過祭煉諸天慶雲和戊己杏黃旗這兩件至寶,周辰對於洪荒天地之間的法寶亦是有了頗為深刻的了解。

  也正是因為如此,周辰對於那捲一直被他賴以為安身立命之根本的星圖至寶,卻是愈發地陌生了起來。

  一直以來,這卷星圖至寶當中所反饋給他的信息,都讓他誤認為那捲星圖至寶乃是洪荒天地當中的強大靈寶。

  結果現在看來,這根本就不是他所想的那回事兒。

  周辰可以肯定的是,那捲浩渺星圖絕對不是什麼先天法寶,更不可能是什麼天道異寶。

  因為那捲浩渺星圖之內,根本就沒有先天法寶的道韻禁制,更沒有天道異寶那種與洪荒世界天道息息相關的氣息存在。

  一時之間,周辰對於那捲星圖至寶的根腳來歷,是越來越發地好奇了。

  不過那捲浩渺星圖畢竟是周辰性命相修之重寶,與他乃是同體同源的存在。

  伴隨著修為實力地逐漸提升,他遲早有一天會弄清楚這卷星圖至寶的來歷。

  索性,周辰也就不再繼續為這件事情去費心思了,他轉而靜心凝神,開始等待聖人講道傳法的日子到來。

  「咚!」

  幾天之後,崑崙山巔,麒麟崖上,金鐘乍現,鐘聲洪亮,道韻悠然。

  這使得玉清闡教一脈的弟子門人,盡數是精神為之一震,紛紛走出了各自的居所,朝著玉清大殿趕了過去。

  百年之期已過,聖人講道即將開始,他們這些弟子門人們自然是不敢有分毫半點的遲疑和猶豫。

  周辰也毫不例外,他袖袍一甩,當即就架起一朵祥雲,趕往了玉清大殿所在的位置。

  當周辰感到玉清大殿門前的時候,已經有人在此等候了。

  擁有大羅金仙境界修為的燃燈道人,自然是第一個感到這玉清殿前的。

  周辰雖然對燃燈道人不感冒,但是該有的禮數,他也同樣不會缺少了什麼。

  只見周辰微微拱手,笑著見禮說道:「弟子見過燃燈老師!」

  而燃燈道人顯然也不會在表面上駁了周辰的麵皮,他笑著打量了周辰兩眼,點頭誇讚道:「不愧為聖人看重的首席弟子。

  僅僅百年時間不見,你這元神修行,便已經深得幾分玉清真髓了!」

  有著諸天慶雲、戊己杏黃旗等靈寶的遮掩,再加上那捲浩渺星圖隱藏天機。

  即便燃燈道人要比周辰強上一個大境界,但是他也根本無法看透周辰的底細。

  不過周辰身上那股清晰明了的玉清元神氣息,這是絕對做不得假的。

  燃燈道人同樣修行了玉清仙法,氣息相連的情況之下,這使得他隱隱約約也感知到了周辰元神層面的蛻變。

  「燃燈老師謬讚了,師尊傳下無上妙法,弟子自然不敢有分毫半點的懈怠,自當勉力修行才是!」

  周辰謙遜一笑,而後便站到燃燈道人的對面去了,靜靜地等候起了其他師弟們的到來。

  沒用多長時間過去,以廣成子和南極仙翁為首的一眾闡教二代弟子,亦是紛紛聯袂而來。

  「我等見過大師兄!進過燃燈老師!」

  一如百年之前那般,眾弟子先拜周辰這個闡教首席,然後才是燃燈道人這個副教主。

  這自然是使得燃燈道人的心裏面微微不快,但是聖人講道即將開始,他也不好表現出什麼來,只能夠自己忍受在了心裏面。

  見禮過後,廣成子等多數闡教金仙,加上南極仙翁以及雲中子兩人,自然而然地聚集在了周辰的身後。

  而賢真人、慈航道人、文殊廣法天尊、懼留孫四人,則是圍到了燃燈道人的旁邊,竊竊私語地說起了悄悄話。

  「大師兄,今後您若是有什麼需要師弟效勞的,但說無妨。」

  周辰和廣成子以及南極仙翁等人談笑之間,一直很是不起眼的黃龍真人,突然湊到了周辰的身邊,鄭重其事地表忠心道:「師弟我沒有什麼長處,就是有一把子力氣!」

  眼眸深處閃過了一抹微不可察的同情神色,周辰拍了拍黃龍真人的肩膀,微笑著說道:「黃龍師弟安心修行就是,一切有為兄在!」

  說起這黃龍真人來,那是怎麼一個悲慘兩字了得啊!

  要知道元始天尊可是向來厭惡披鱗帶甲、卵生濕化之輩,而黃龍真人乃是龍族出聲,正好就屬於此列。

  雖然元始天尊礙於之前的承諾,以及天道註定的師徒緣分,將黃龍真人也收入了闡教門下,但是卻一直都不怎麼待見他。

  甚至就連之前眾弟子入門賜寶的時候,黃龍真人也只是得到了一件制式的八卦紫綬仙衣。

  這種情況持續的久了,更是影響到了其他的闡教二代弟子,使得黃龍真人在闡教當中深受排擠。

  一直到未來的封神量劫,黃龍真人的情況都沒有得到改善。

  最終更是得了一個無弟子、無勝績、無法力、無法寶,被稱作是四無道人的悲慘名號。

  元始天尊厭惡披鱗帶甲、卵生濕化之輩的性子,這是洪荒天地之間廣為流傳的事情。

  黃龍真人自己也清楚地知道這一點,所以他這才想要投靠到自家首席大師兄的身邊,好讓自己的處境改善一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