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贖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轉瞬間中年男子就想到玄意真人得名頭在哪裡聽過,臉色由微變變成劇變。

  娘的,真的踢到鐵板了。

  「本王……」

  中年男子想要出口抖露身份,卻已來不及了。

  「看劍!」

  明瀟瀟輕叱一聲,以示自己非是偷襲,數十道劍光席捲男子。

  中年男子的聲音頓時被噎回去,揮劍抵擋明瀟瀟的攻擊。

  步青宵乘勢反攻,拳影遮天,氣勢浩蕩。

  他是主攻,一拳狠似一拳。

  明瀟瀟身形如電,繞著兩人行走攻擊。

  劍光若流霞,只攻中年男子的弱點。

  中年男子立時陷入下風。

  不過畢竟是宗師高手,他雖然落入下風,一柄長劍呼嘯連綿,把身前三尺守得密不透風。

  「百招之內擒不下他,你們跟他一起掛在門口。」

  玄意平淡的聲音在明瀟瀟和步青宵兩人耳邊響起,給兩人鼓舞打勁。

  明瀟瀟劍光一凝,無數道霞光匯聚成一道。

  一點寒光突入到中年男子肋下。

  尋隙而入。

  中年男子面色一動,身上放出濃郁的金光。

  護體罡勁硬擋明瀟瀟的長劍。

  順理而行。

  明瀟瀟長劍一抖,劍尖隨著中年男子的罡勁運轉而滑動。

  鮮紅乍現。

  中年男子一驚,劍法不由得一緩。

  步青宵抓住機會,一拳加速打進防禦圈,印在中年男子的手臂上。

  兩大宗師抓到上風,得理不饒人。

  各種狠辣的招數行雲流水般揮灑下來。

  中年男子數次試圖掙扎,金黃色的真氣一會化龍,一會化印。

  威嚴霸道的氣息令人顫抖。

  不一時被明瀟瀟和步青宵砍翻在地。

  中年男子伏地道:「不打了,不打了,本王願意講和。」

  「講個屁的和!」

  明瀟瀟冷笑一聲:「你算個什麼東西?有什麼本錢和我們講和?」

  中年男子叫道:「我是大玄皇朝皇族,當今皇帝的親叔叔雍王,你們還不趕緊罷手。」

  兩名弟子送上來一捆繩。

  隨著明瀟瀟一揮手把中年男子捆的結結實實,頭朝下吊在門外的一棵大樹上。

  「現在才說,晚了!」

  明瀟瀟不屑道:「別說你是區區雍王,就算是皇帝小兒敢來這裡鬧事也是同樣結果。」

  雍王怒聲道:「亂臣賊子,亂臣賊子……」

  明瀟瀟笑嘻嘻的道:「老傢伙,你想好了再罵,我們家玄意真人可不是隨便你們拿捏個罪名砍頭的。」

  雍王心中一凜,猛然住口。

  江湖上的人性子雖野,可像玄意妖道那麼無法無天的卻不多。

  他身為雍王,是頂級王侯。

  江湖中人,哪怕是八大門派、六大魔宗都要給他幾分面子。

  唯有玄意妖道……

  那廝猖狂至極,連朝廷的大宗師都敢下手,視朝廷如無物。

  自己這位雍王雖然尊貴,在他面前肯定沒有情面。

  玄意平淡的聲音在明瀟瀟和步青宵兩人耳邊響起:「吊他三天,讓他的人在明日午時把賠償送到,晚一刻鐘多吊一天。」

  明瀟瀟心裡一寒,眼中流露出同情的神色。

  雍王頭上腳下被掛在樹上,尊嚴盡失。

  若是掛足三天並任人觀看的話……

  這位先天宗師的臉算是丟盡了,以後再與人打交道,說不得便會被說成『那個被人吊了三天的宗師啊』。

  混江湖什麼最重要?

  面子!

  明瀟瀟設身處地的想了想,這種懲罰還是不要試得好。

  「放開我,我是來求醫的,咱們有事好好說。」

  雍王沒有發現玄意的蹤跡,沉聲道:「兩位宗師,你們年級輕輕,前途無量,沒必要因為一時意氣與朝廷結下大仇,且將我放下來,咱們慢慢商量。」

  「哦,威脅我?」

  明瀟瀟不禁笑道:「老傢伙,你還沒弄清楚狀況啊,現在你是階下囚,求人會不會?」

  雍王厲聲道:「本王是朝廷一品王爵,豈是可欺的!」

  明瀟瀟臉色一變,寒聲道:「給臉不要臉,我們家真人又不是沒殺過朝廷的宗師。」

  「大宗師都殺過,殺你不過是無足掛齒的小事。「

  「誤會,誤會!」

  管家趕上前來,未及細看就發現自家王爺被吊了起來。

  他急忙道:「兩位大俠切莫動氣,我家王爺雖然脾氣暴躁,但為人正直善良,這一切都是誤會。」

  明瀟瀟還沒回話,他繼續說道。

  「我家王妃病重,危在旦夕,因此我們王爺才會情緒失控。」

  管家懇切的道:「王爺絕非有意與兩位大俠過不去,請兩位大俠看在王爺對王妃的一片真情上解開我們王爺的繩索,雍王府必有重謝。」

  玄意遙遙望了一眼牆外,繼續教導陸靈秋。

  雍王是州一級的王爵,封地寬廣,身份尊貴,絕對是皇室里的核心人物。

  不過對玄意來講他就不足看了。

  大宗師眼裡只有大宗師,先天宗師不值一提。

  倒是明瀟瀟那丫頭心思不正,總想著跟自己過不去。

  找個機會收拾她一頓。

  陸靈秋的進步很快,值得用心教導。

  明瀟瀟和步青宵對視一眼,後者木無表情。

  「別說這些沒用的。」

  明瀟瀟只好開口:「你是什麼人?」

  「小人是雍王府的管家。」

  明瀟瀟道:「回去吧,準備百萬兩黃金和十車珍稀藥材,明日午時前送到此處,三天後就放你家王爺回去。」

  管家驚呆了:「一百萬兩黃金?」

  雍王怒斥道:「小丫頭,你做夢呢,我去哪裡弄一百萬兩黃金?」

  明瀟瀟兩手一攤:「那我管不了,我們家真人就是這樣安排的。」

  她不遺餘力的把玄意塑造成無視朝廷、忤逆作亂的魔頭,想要挑起朝廷和玄意之間的仇怨。

  女人的心思深,玄意欺負她的事情她還沒忘呢。

  「沒有,交不了,不交!」

  雍王冷笑道:「有本事你們殺了我,看看你們能否逃過朝廷的緝捕。」

  「少廢話,我明天在這裡收東西。」

  明瀟瀟拔劍,劍光漫天。

  管家一行人身上的衣領紛紛炸開道口子。

  死亡的氣息逼近眾人。

  管家忙道:「女俠莫惱,我們立即回去籌措金銀,能否容我們和王爺說幾句話?」

  明瀟瀟聳聳肩:「隨你們的便,只要把錢送來就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