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再返塔圖因 (..)nnn…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漆黑的宇宙星空中,無數的星辰掛載黑幕之上,形成了一條巨大的銀色中帶著一條條橘紅星雲的星河,看起來如同是星辰的瀑布一般,一閃一閃地灑落天際,美得直讓人陶醉。

  特別是……

  當看風景的人身邊,有那麼一個自己心裡喜歡的人陪著自己一起的時候?

  「哇哦!」

  「好美……」

  在阿納金的那艘絕地專用的穿梭機上,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沒有帶任何的隨從人員的帕德梅·阿米達拉一邊看著駕駛艙外邊的宇宙景色一邊輕聲感嘆著。

  「阿納金,你快看,外邊的景色真的好美啊~!」

  在她看來,沒有什麼比能跟自己的喜歡的人一起搭乘宇宙穿梭機進行一場不算長也不算短的旅途更好更浪漫的事情了。

  雖然,她自己也知道,她跟阿納金是不可能有什麼實際性的發展的,因為她曾是女王,現在是參議員,而對方是絕地武士,雙方的身份就註定了她們不會有什麼太好的結果……但是,那卻並不妨礙她跟自己心儀的對象待在一起,特別是在納布星因故額外滯留的那幾天以及出發後的這幾天時間,她很確定,跟對方單獨呆在一起的時候她感到很輕鬆,很甜蜜。

  她知道,那是一種幸福的感覺,哪怕可能會很短暫,哪怕終究有醒來的一天,但她也只想想在好好地在現在去享受它。

  「……」

  然而,阿納金沒有接帕德梅的話,他只是在檢查著飛船的儀表和警惕地看著外邊的宇域情況,時刻注意著隨時有可能出現的危險,又哪裡有心情去看帕德梅所說的銀河景色?

  「這一趟旅途應該會很順利的,阿納金,你還是不要去擔心太多了……」

  「我已經聽從你的安排了,讓那些隨從跟著那名裝扮成我的樣子的侍女,一起駕駛那艘閃亮的納布皇家星際飛船直接前往科洛桑了,沒人會知道我們現在其實是繞遠路前往首都的。」

  「哪怕真的有人想要殺我,也應該是去襲擊要比我們早一天抵達的那艘納布皇家星際飛船,現在我們更應該去擔心她們的安全,不是嗎?」

  看著在身邊的這個控制著飛船在這處地方停下來依靠慣性往前緩緩潛行著,並一邊警戒一邊準備錨定下一個坐標進行超光速航行的阿納金,帕德梅就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地出聲寬慰著對方並反問道。

  「不!」

  「帕德梅,千萬不要小看那些賞金獵人,你沒有接觸過他們,不知道他們的手段……我跟歐比旺一起學習了整整十年,近兩年也有跟他一起去對抗過一些難纏的賞金獵人,你永遠想像不到他們有多可怕!」

  「總之,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把你安全的送到科洛桑,你只管放心地坐著就好了,還是那句話,一路上所有的事情你都必須聽我的!」

  阿納金瞥了一眼旁邊的帕德梅以及對方那調侃一般的嫣然笑臉後,他卻什麼都沒有多說,因為現在可不是放鬆的時候,他必須要為帕德梅的安全負責!

  所以,他先是直接繼續朝著四周的宇宙空間用原力仔細地感知著,發現這裡確實沒有看到或者感知到危險的存在,並耐心地等著超光速引擎所有數值恢復正常之後,才再一次啟動了引擎,讓他的這艘絕地穿梭機朝著下一個坐標航行穿梭而去,直接瞬間消失在了這片景色漂亮的宇宙空間裡。

  「當然,我的絕地武士,我會聽你的,你現在就是我的長官,這樣總可以了吧?」

  「不過……」

  「阿納金,這個航向,我們現在又是去哪?」

  進入了超光速飛行的狀態後,看看外邊已經沒有什麼景象了,且入目之處全是讓人炫目的光帶,帕德梅便有些不解地對阿納金繼續追問道。

  「也不去哪!」

  「就只是需要先繞一圈,到達遠離納布星的另一條繁忙航線後再轉道前往科洛桑!這是歐比旺之前特意交代的,我也覺得這可能是個拿去迷惑敵人的好主意,雖然它不一定會奏效,但至少比從納布直接前往科洛桑要安全不少的。」

  最後確認了一遍儀器和坐標沒有發現問題後,阿納金好一會才放鬆了下來,並得以有空跟旁邊的帕德梅簡短地交流一下。

  「……」

  「事情,真的有你們想像中的那麼嚴重嗎?」

  看到阿納金開始出發後就再也沒有在納布星上的樣子,而是變成一副公事公辦和任務優先的態度後,帕德梅忽然就有些訕訕地,有些委屈地暗自嘆了一聲。

  「當然有!」

  「要不然,歐比旺也不會特意派我來了!」

  帕德梅從離開納布的時候開始就已經處於危險之中了,對此,身為一名絕地武士以及開始使用原力的阿納金非常肯定。

  「這樣啊……」

  「那豈不是說,阿納金你現在已經是一個非常非常厲害的絕地武士了?」

  「是那樣的嗎?」

  聽到是歐比旺特意派阿納金來的,帕德梅便忽然有些興奮地問道,因為她很關心阿納金的情況,如果對方真的已經成為一名強大的絕地武士的話,她就肯定會替對方感到高興的!

  這就正如當年,對方還是一個小屁孩的時候跟裝作是女王侍女的自己所說的那般,他有朝一日,就一定會成為一名強大的絕地武士?而現在看看,當年的那個因為營養不良而看起來很瘦小的傢伙,果然成為一名絕地武士了,而且似乎還很強大?

  「不!」

  「那只是因為我是距離納布星最近的,根據你們原本決定出發的時間,別的絕地武士或者絕地大師根本來不及趕來納布,所以歐比旺只好讓我來了,我還不是一名絕地武士,我暫時只是一名學徒,歐比旺說我還有很多需要去學。」

  『是這樣啊……』

  「那你以為是怎樣?」

  『嘻!我還以為,你已經強大到讓歐比旺不得不選擇你來執行這個任務了呢!』

  「……」

  「帕德梅,要不了多久,我很快就會變強的,我向你保證,你很快就能看到那一天!」

  『我很期待,阿納金……』

  「謝謝!」

  「希望你到時候不會太驚訝?」

  『哈!』

  『阿納金,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不會驚訝,我也向你保證!』

  「是嗎……」

  『當然是!』

  「但願吧……」

  『!!』

  『阿納金,你這是不相信我?』

  「不!沒有!」

  『你就有,你的眼神和表情已經出賣你了!』

  「……」

  就這樣,帕德梅和阿納金在這艘不怎麼大的絕地穿梭機里你一言我一語地愉快聊天著,並很快就又抵達了他們的第二個目的地的坐標,抵達了阿卡尼斯區域外圍。

  「唔?!」

  「等等,這裡好像……」

  只不過,這一次,才剛剛從超光速航行里出來沒多久,還沒有等阿納金查看周圍情況以及鎖定下一個坐標並感知那一絲絲的危機感的由來,只見遠處突然襲來一道爆能光束,然後不可避免地,這艘剛剛從超光速航行中脫出的絕地穿梭機便猛地劇烈抖動起來,且還在駕駛艙里飈射出了不少的火星。

  『!!』

  『呀~!!』

  原本正在打盹的帕德梅迷迷糊糊中被晃醒,然後看到儀錶盤上炸開的火星之後,她便當場被嚇得尖叫了一聲,並整個人都被晃得離開了副駕駛的位置,還重重地在駕駛艙的頂部撞了一下。

  「該死!!」

  「果然全都是歐比旺的錯,他就不應該給我制定這種固定的航線!!」

  阿納金先是下意識地咒罵了一聲某個自以為是的師兄歐比旺一句後,不等某些個發動襲擊的敵人再次朝著他的這艘已經受傷的穿梭機打來第二發爆能束,便突然加速,按下了某個之前因為登陸過而有預設的登陸點做標,朝著某個他原本不打算那麼快就再次回去的星球以危險的短距離超光速飛行衝去……

  嗖~!

  ?~?

  警告!

  警告!!

  超光速引擎損壞、平衡儀損壞,輔助動力離線,飛船現在正在墜毀,請做好撞擊準備……

  再次脫出超光速飛行後,只見飛創一頭就扎進了一顆土黃色的星球的大氣層里,並開始因為劇烈的摩擦而讓飛船的外邊變得通紅並燃起大火,並同時讓飛船駕駛艙里朝外看去的景象變得十分駭人!

  『!!』

  『不好!』

  『阿納金!它馬上要墜毀了,你快想想辦法!』

  被撞擊了一下並恢復過來後,剛剛因為進入重力環境而剛從地板上爬起來的帕德梅又一次因為飛船的失速而歪倒在了阿納金的駕駛位旁,並朝對方急聲催促道。

  「不行!」

  「飛船完全失控了,我沒有辦法!!」

  『什麼?』

  『那我現在該怎麼做?』

  「抱緊我!」

  『啊?』

  「抱緊我!!」

  『可是,那有什麼用?』

  「我們不一定會死,我有原力,抱緊我的話,那可能會讓你待會落地的時候少受一點傷害!!」

  『你確定嗎?』

  「我不知道!!」

  『……』

  「快抱緊我!!!」

  『啊!好、好的!』

  在阿納金的催促下,自己完全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的帕德梅最後沒有繼續堅持或者矜持,而是大大方方地摸索著上前,並一把緊緊抱住了從駕駛位上站起來的阿納金。

  但是,雖然阿納金剛剛那樣說,可他自己也知道,原力並不是萬能的,至少他的原力不是!所以,他哪怕極力激發著他的力量,那也不能讓一艘冒著黑煙並正在墜毀的飛船朝著星球地面墜毀的速度變得更慢。

  『阿納金!』

  「怎麼了?」

  『我……我喜歡你!』

  「!!」

  「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我喜歡你!!』

  「真不敢相信,想做夢一樣,不過,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也不知道!』

  「可是,帕德梅,為什麼你到現在才肯說?」

  『因為再不說我怕沒機會了!!』

  「帕德梅,我也喜歡你……」

  『你說什麼?』

  ??~?嗖~!!

  轟!!!!

  終於,冒著黑煙的飛船狠狠地砸到了星球的那鬆軟的黃沙上,然後在撞出漫天的沙塵並同時犁出一道長達數百米的深深溝壑拖拽的軌跡之後,燃燒著的飛船才終於堪堪停了下來。

  而此時,在撞擊的瞬間,某兩個死死抱在一起的男女就同時被拋了出去,並落到了一處鬆軟的沙丘上開始朝著沙丘的底部滾落下去……

  「咳咳!」

  「阿納金,我們沒死?真是太好了!不過,這是哪?」

  許久,等到男女兩人在沙丘上瘋狂滾了不知道多少圈並在沙丘的底部停下之後,一個看起來好不狼狽的女人才終於搖搖晃晃地撐著站了起來,並一邊看著四周的景色,一邊對也正呻吟著爬起來的阿納金問道。

  「我不知道……」

  「不過緊急之間我按的是隨機選的最近的適宜星球,而且還是我預設的一個登陸點……現在看情況,這裡應該是塔圖因無疑了。」

  反正,阿納金才不會告訴帕德梅,他剛剛就是故意選這裡的,因為在這裡,他和她倆人才有活命下去的機會!要不然,要是真的隨便選個別的星球的話,在這種銀河共和國的邊境地帶,恐怕他們是找不到幫手或者等得到援軍的到來的。

  「那…」

  「我們現在安全了嗎?」

  看了看左右,再抹了抹自己身上,發現自己和阿納金似乎都神奇地沒有缺少什麼部件或者受傷後,帕德梅才一邊趕緊拍著自己身上和頭髮上的黃沙,一邊對阿納金問著。

  「不!」

  「現在肯定不安全!因為,他們一定會追來的!」

  看了看天空,阿納金感覺到了,有著不止一艘飛船朝著他們墜落的地點趕來……由此可見,那些傢伙們沒有確定自己兩人殞命之前,就肯定是不會放棄的!

  當然了,也有可能是,他們需要得到帕德梅的屍體或者人頭,才好向貿易聯盟的那些餘孽僱主討要佣金?

  反正,要不了多久,可能一個小時,可能只有半小時,他們就肯定會找到這裡的!

  「啊!」

  「那怎麼辦,阿納金,現在你的飛船壞了,咱們是要去找人來修,還是去買一艘新的?」

  看著那艘燃燒著的飛船,帕德梅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只能這麼建議道。

  「不!」

  「只怕他們不會給我們那麼多的時間……」

  『??』

  『為什麼?他們追來了?!』

  「嗯!你猜對了!」

  「不過,不管他們,咱們走吧,先離開這裡!」

  『……』

  『可我們要去哪裡?莫斯艾斯利嗎?』

  「不!」

  「莫斯艾斯利有什麼好的?帕德梅,我們為什麼要去那裡,你為什麼會這麼想?」

  『那還用問!』

  『因為我知道,那是塔圖因最大的宇宙港,只有那裡才能買到可以離開這裡的飛船!』

  「不!」

  「帕德梅,相信我,不消滅他們,我們倆誰都別想活著離開這顆星球,我了解哪些賞金獵人!他們就像一群鬣狗,會死死地咬著咱們不放的!」

  『可是……』

  『阿納金,你確定,一定要那樣做嗎?』

  「是的!」

  『……』

  『可是,你知道他們有多少人嗎?』

  「不知道!」

  「也許是幾個,也許是一百人,也許有好幾百……帕德梅,你可能還不知道吧?你的這顆腦袋現在可是很值錢的!貿易聯盟為了要你的命,可是下足了血本了,那足夠讓那些賞金獵人冒著任何的危險幹掉你,哪怕到了科洛桑也不例外!」

  『啊!!』

  『那我們現在豈不是很危險啊?』

  「在別的地方可能是,但這裡可不一定!」

  『要不……』

  『咱們呼叫支援吧?』

  「來不及的!最快的飛船到這裡也要好幾天,如果全指望別人,等他們到時我們倆恐怕早就完蛋了!」

  「走吧!這邊!」

  『??』

  『阿納金,飛船肯定壞了,但通訊設備那按照重要一起是可能沒壞,不先去發一道求救信息嗎?』

  「不需要!」

  『!!』

  『你就一定有把握贏他們?』

  「嗯!」

  「在別的地方沒有,但這裡有!」

  阿納金篤定地說著,並示意帕德梅如果沒有受傷的話就趕緊跟著他。

  「可是,為什麼?」

  然而,被阿納金的話給繞暈了的帕德梅卻並不打算放棄,直接深一步淺一步地衝到了阿納金的跟前並追問著。

  「不為什麼!」

  「喂!」

  「等等我!阿納金,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在瞞著我?」

  「當然有!」

  「我可是絕地武士,絕地武士當然有很多的事情都會瞞著你這種普通人,那可是機密!」

  「你!!」

  「走吧!帕德梅,快上去,不然待會咱們可會錯過重要的交通工具的。」

  「交通工具?阿納金,這種地方哪裡有交通工具?!」

  「怎麼沒有,你看?」

  很快,當倆人艱難地爬到沙丘的頂部時,阿納金和微微有些驚愕的帕德梅就很快發現:

  在遠處,有一溜煙的黃沙揚起,顯然,是有人看來了這邊有墜機現場,所以就朝著這邊衝來想要查看究竟,或者是……想要趁火打劫?

  「是沙民,是那些塔斯肯人!」

  「看來,咱們可以省下一筆購買交通工具的信用點了……」

  隨著對方的越來越近,看清楚了那些懸浮摩托上騎著的是一群沙民樣的人之後,阿納金便嘆了口氣,拿出了自己腰間扣著的光劍握柄並緊緊攥在了手心裡。

  「怎麼了?」

  「阿納金,他們不是來幫忙救援的?」

  看到阿納金的反應,帕德梅有些害怕地躲到了他的身後,並有些怯怯地問道。

  「救援?」

  「哼!」

  「帕德梅,你要記住,這裡的沙民可不怎麼友好,特別是這種專門在沙丘上遊蕩的,如果你不想被他們抓走凌虐致死或者被當成奴隸給賣掉的話,那就最好離他們遠點或者隨時做好反擊的準備!」

  隨著遠處的那些騎著懸浮摩托的沙民們靠近並不懷好意地手執武器包圍過來,阿納金也不再多說什麼,救只是在對方靠近並叫囂著要抓住他們的時候,才突然露出絕地武士標誌性的光劍劍柄,然後一步步威逼了上去。

  「」

  原本,帕德梅還對阿納金說的話有些懷疑,但是,當她發現那些沙民們明明都已經看到阿納金表明身份,可是卻仍舊不管不顧地用他們手裡的那種怪異的爆能武器朝著阿納金射擊後,她就瞬間相信了他的話。

  『他是一名絕地!』(塔斯肯語)

  『怎麼辦?』

  『幹掉他!然後抓走那個女的,這裡沒人會看到是我們做的!』

  『開槍!』

  『殺了他!!』

  『』

  很快!

  隨著那一群氣勢洶洶騎著懸浮摩托趕來,但是卻選錯了目標的沙民被阿納金這個有著某些前科的絕地學徒幾招之內就輕鬆幹掉並砍成了好幾截之後,他便挑選並駕駛著其中的一輛能源和狀態最好的懸浮摩托,馱著他的前女王帕德梅,直接丟下那一地的殘缺不全的沙民們的屍體揚長而去……

  「」

  「阿納金,這裡的沙民,我是說那些塔斯肯人,他們都是那樣的嗎?」

  雖然阿納金剛剛的行為有些殘忍,但是帕德梅並沒有覺得對方防衛反擊有什麼錯,不過,她還是對於這個混亂星球的那些沙民們有著一些好奇和疑惑。

  「是的!」

  「至少我知道的是那樣的,他們全都是一群強盜、暴徒、恐怖分子和殺手!」

  …nnn()?求票票?()nnn…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