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8】 一套皮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聽到了這聲音,銳雯整個人已經有些麻了。

  雖然意識到了耳邊莫名其妙多了個聲音、晚上頻繁做噩夢明顯有問題,但比較起來的話,銳雯還是更加在意伊芙琳話里的內容。

  真的……就這麼失敗嗎?

  「做孩子的教母」這句話簡直是殺人誅心!

  這種結果,銳雯無論如何都是無法接受的——絕對不能接受!

  按理說,現在她應該將「自己聽見了一個奇怪聲音」這件事告訴亞索,但很可惜,她終究沒有那麼早。

  偷偷看了亞索一眼,銳雯的雙眼之中難得的出現了一絲迷茫。

  被捆在角落裡的伊芙琳見到了這個眼神,嘴角終於露出了一絲難以言明的微笑。

  伊芙琳沒有繼續下去——過猶不及,欲速則不達。

  如果現在繼續蠱惑下去,萬一銳雯真的就把心一橫,跟亞索都說了,那自己就死定了……

  不用別的,只需要亞索把爐火斗篷撐到最大,然後把伊芙琳整個人都打包起來、再送到慎那裡,她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對於伊芙琳來說,只要銳雯聽見了這句話、沒有直接告訴亞索,一切就已經成功了!

  眼見著銳雯轉身離開,伊芙琳收起了即將溢出的笑意,默默轉過頭,看向了牆角的方向。

  接下來她要做的,就只有安心等待了。

  ……………………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銳雯鬼使神差的躺在了床上。

  那個可疑的聲音並沒有再次出現,但這一次亂的卻是銳雯自己——她的思想終於出了問題。

  伊芙琳的夢境只是誘因,而那句誅心之語才是真正的殺招,輕飄飄的一句話,卻仿佛直接點破了夢境和現實之間的阻礙,讓銳雯恍惚之中難以自持。

  【欲望紅塵】之後的【引誘】才是最為致命的!

  對於完全中招的銳雯來說,接下來的一切,她所要面對的「敵人」都會是她自己!

  就這樣,整個人蜷縮在被子裡,銳雯不由自主的一點點回憶著之前的夢。

  第三天的那一場夢。

  如果……只是如果……自己真的像夢中那麼作,結果也能像夢中一樣嗎?

  一點點捋順著夢中的景象,銳雯愣是沒有發現哪裡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畢竟,伊芙琳只是提供了一點微不足道的誘餌,這個夢本身也誕生自銳雯自己啊!

  要不要……試一下?

  畢竟,就算沒成功,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副作用不是?

  就算真的有了什麼副作用……還能負過自己去做人教母?

  翻身坐起,銳雯默默握緊了拳頭。

  決定了!

  賭一把!

  制定了詳細的計劃,伸手拎起了自己的大劍,銳雯小姐雄赳赳氣昂昂離開了房間。

  而此時此刻,在隔壁的房間之中,對於銳雯的夢境、伊芙琳的陰謀,亞索一無所知。

  他還需要一段時間來熟悉這副身軀——暗裔化不是一蹴而就的,即使在亞托克斯人格消散之後,他的身體還在被一點點的改造著,這種並不緩慢的變化讓他不得不花功夫來努力適應。

  這幾天一直躺在床上,固然是因為要修養,同時也是為了避免出現什麼麻煩。

  畢竟……如果一伸手就扯下門把手,亞索是要賠償的。

  (就算亞索努力控制,還是有好幾個勺子被捏變形了。)

  讀書是讓自己放鬆的手段,同時也是鍛鍊控制力的手段——能夠不把書頁扯下了,對現在的亞索來說也是一種訓練。

  不過,這種身體上的進化已經逐漸日趨停止了,亞索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每一天的變化已經越來越小了。

  等到達了皮爾特沃夫,或許自己就能夠適應這副身軀了。

  讀完了手中小說的第七卷,亞索輕輕夾好書籤,將書放在了自己的床頭。

  不知不覺,已經到晚餐的時候了。

  外面的天色已經變黑了——亞索沒有起身點燈,現在的他已經可以在微弱的光線下,清楚的看見視野內的情況了。

  這大概算是……微光視覺?

  至於純黑無光的話……只需要一句「見我所見」,暗影就會成為亞索的光明。

  雖然暗影視界的狀態下,一切看起來都有些奇怪就是了。

  這時候的話,銳雯應該快回來了?

  摸了摸下巴,亞索覺得自己或許應該和銳雯談談了——如果談的不順利,恐怕自己甚至需要來一次三方會談也說不定?

  正這樣想著,亞索聽見了外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嗯?

  聽著步伐的頻率和力度,應該是銳雯。

  但……聲音為什麼是「噔噔噔」的?

  眨了眨眼睛,亞索忽然意識到,這是高跟鞋的聲音啊!

  高跟鞋?

  正打算翻身坐起,銳雯卻已經推門而入了。

  黑暗讓銳雯膽子打了起來,但她並不知道,對於自己而言的黑暗,在亞索這裡和明亮也沒什麼區別!

  這一刻,亞索忽然意識到,有時候,微光視覺也會帶來一些問題——現在,銳雯的這一身打扮亞索看得一清二楚!

  雖然系統崩了,猩紅之月沒湊齊,但……

  【兔女郎】皮膚上線了啊!

  這艘遊輪是真的有東西,這種內衣都有得賣?

  唔,皮爾特沃夫的工業化水平也相當驚人,這連體黑絲也算是天衣無縫啊……

  努力的胡思亂想,亞索試圖讓自己注意力分散開,但很可惜,一鼓作氣的銳雯小姐已經撲了上來。

  不敢用力的亞索是真的怕不小心造成過分的傷害,只是稍微這麼一遲疑,他就已經被壓住了。

  然後,就在亞索打算絕地反擊的時候,積蓄了三天力量的伊芙琳終於出手了。

  若有若無的笑聲響起,亞索的眼神片刻間失去了清明——爐火斗篷有不錯的封印效果,但這種封印畢竟有限啊……

  猝不及防之下,亞索終於還是中招了。

  失去理智的前一刻,他只希望銳雯能清醒一點。

  可惜——這正是銳雯想要的。

  畢竟……兔子吃胡蘿蔔,這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清風關閉了舷窗,阻隔了若有若無的聲音。

  甲板上,瞭望手扶著桅杆,卻感覺到今天的船隻分外顛簸。

  難道,要來風暴了?

  微微抬起頭,他看向了桅杆上的風向標。

  「明明今夜的風不大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