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噁心卑劣之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所謂的升靈,是幽靈谷特殊的祭祀活動。而因為大楚算是信佛比較多一些,因此習俗上有點像佛教里的超度念經。

  只不過在谷里的形勢很不同。

  基本上算是比較簡便但隆重的儀式。

  而現在原本幽靈谷里有四個和尚,死了一個,還有三個被嚴刑拷打。今日裡能起來的也只有身子骨硬朗一些的戒賭大師。

  那天裡戒賭大師交出了他們準備好的「東西」,倒是成功保住了一條小命。

  其實原因不外乎就是閻王的一些小動作被捕捉到了,當時讓看到信封的閻王心裡不禁一跳。

  而三個和尚其實也由谷如蘭保了下來。而谷如蘭也是聽得羅槐的話,保住這三人的命。

  這三個和尚有問題她自然是知道的。

  此時的羅槐倒是準備出去。畢竟這是說好的,由谷如蘭調開谷中人,好讓羅槐有機會能在谷里活躍。

  羅槐記下了谷里的路,此時是要去幾處地方。

  畢竟他總覺得這幽靈谷的建築是有些問題的。

  而谷如蘭是還藏了一條暗道,那是直接從她父母和谷裕的墓後面上去。

  上去的地方算是幽靈谷的最高點。

  羅槐此時想起謝神醫當初帶他上高處,說不定這上面是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不過在此之前還早,羅槐是準備再從付辛口中撬出一些東西。

  其實讓羅槐覺得奇怪的,還是謝神醫沒殺付辛一事。甚至沒怎麼折磨他。

  按理說謝神醫最恨的就是付辛,所以這當中應該是有什麼原因。

  此時的羅槐來到上面,而付辛看到密道門一開明顯心裡一跳。

  畢竟他怕的是裡面出來的是謝神醫……

  羅槐知道謝神醫死了的事情千萬不能讓付辛知道,畢竟這樣的話付辛便有些有恃無恐了。

  羅槐知道付辛不怕死,他只是怕謝神醫的折磨罷了。

  羅槐看過謝神醫的神針,裡面有一招相當損,很少人能挨得下三針。而三針下去人甚至可能會整個痛死過去。

  此時羅槐上來,看著付辛卻是不禁搖頭。

  付辛看到羅槐先是鬆了口氣,但是看羅槐的表情,心卻又是一緊。

  「羅小兄弟,你這是?」

  羅槐此時是笑道:「付辛前輩,這次是羅某人最後一次來看你了。」

  付辛此時聽了自然眼神一慌,但是還是心裡有些懷疑。

  「莫非是他要來了?」

  羅槐此時是笑而不語,說完便是轉頭離去,頭也不回。

  「羅小兄弟!羅小兄弟!」

  這次羅槐的樣子有幾分幸災樂禍,是讓付辛終於急了。

  很明顯現在的他不能賭,若是嚴刑逼供他肯定堅持不住。

  而其實這兩天裡他也在盤算,他的活路只能從羅槐入手。

  在不知道謝神醫已死以及羅槐和謝神醫的關係之時,付辛一直盤算著怎麼利用羅槐。

  畢竟羅槐可是刺了那姓謝的一刀,而姓謝的也想殺羅槐。加上羅槐是局外人,自然是有利用的可能。

  此時付辛也是露出笑容,畢竟現在的他要裝作不慌的樣子,和羅槐談條件。

  「羅小兄弟,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幫忙?我最喜歡幫忙了。」

  羅槐此時是露出笑容。但隨即下一句話卻是讓付辛臉色一僵。

  「不過不能幫你。」

  羅槐說完此時就是要走,分明又是被叫住。

  「羅小兄弟,你就不想要寶藏嘛,榮華富貴!富可敵國!」此時的付辛情急之下卻是喊了聲。

  而聽到這聲富可敵國,倒是讓羅槐停下了腳步。

  羅槐此時心裡暗喜,但是臉上的表情是沒有任何波動。

  此時回過身疑惑地看著付辛。

  「富可敵國?有這麼玄乎?我可不信。」

  付辛眼見羅槐回頭,卻是一激動,立馬點頭:「有的!有的!南岐國皇室的寶藏,絕對的富可敵國!」

  此時付辛看著羅槐的臉,看羅槐摸著下巴在那裡沉思,心裡還是有些緊張。

  「你的意思是說,那姓謝的不殺你,就是因為寶藏?」

  羅槐這話便是問道。

  而付辛自然是聽了立馬點頭。

  「只要你放我出去,我帶你去!你可以找人看著我!我絕對不走!」

  這付辛是把他當傻子是吧。

  羅槐心裡明白著,謝神醫不是愛好錢銀之人。就是富可敵國在謝神醫看來和一堆廢鐵廢土沒什麼區別。

  更何況謝神醫都要死的人了,拿錢做什麼?這錢能買回他的健康?

  羅槐此時心裡明白,但是此時臉上又是要裝得很猶豫的樣子。

  「你當我是傻子,這放你出來我還有命?不行不行!」

  「你可以幫我殺了那姓謝的!我也可以告訴你寶藏所在地!」付辛此時又是換了個條件。

  顯然在他看來羅槐對寶藏心動了,因此這條件就像是在殺價一般。也就是說現在還遠沒有到付辛的心理價位。

  羅槐此時卻是搖頭:「能殺我早殺了。我這一出去遇上了谷主。谷主保護著,我可動不了那姓謝的。」

  羅槐此時是有些懊惱但是又有些慶幸的樣子:「早知道我當時就不救這姓謝的了。不過就算不救我想他也死不了吧。」

  此時羅槐看了眼死在地上有些發臭的黑無常的屍體,便是眉頭一皺。

  「那姓謝的沒死,倒是從你口中知道了寶藏的下落。這算是好事。」

  「對對,好事。」付辛跟著應了聲,心裡自然是把羅槐給罵了個遍。

  畢竟這所謂的好事遭罪的可是他。

  「不對不對。」這時候羅槐是開始搖頭。

  「什麼不對……」付辛此時自然是心裡一緊。

  「其實你不必緊張才對吧,那姓謝的大不了就殺了你嘛。又或者你把寶藏的事告訴他不就成了。」羅槐此時想到這裡卻是看著付辛。「你這人明顯沒說實話。」

  付辛心裡明顯一驚。可不是嘛,這羅槐很聰明他知道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暗算的了姓謝的一刀。

  但是連自己的目的都被洞悉,付辛自然是有些慌。

  而顯然他壓根沒想到,他以為羅槐在第五層,其實羅槐已經是到了大氣層。

  這當中做的事就是為了騙他入局。

  此時羅槐是突然哼了一聲,便是回頭:「你若是不老實回答那我夜不幫忙了。算起來為了你得罪姓謝的不值得。」

  「別!別……」

  羅槐此時回過頭卻是吼了一聲:「你煩不煩!你一個死人還用什麼寶藏的話來騙我?我羅槐是這麼好騙的人?」

  「寶藏……寶藏是真的……」付辛情急之下此時說話有些語無倫次。

  「那麼乾脆點嘛,把你知道的告訴我。寶藏這麼縹緲的事別提了,你能讓我得到什麼好東西直說了。我一定保你不被那姓謝的殺掉。」

  付辛此時看了眼羅槐,心裡知道這人這麼聰明,真有可能救他一命。

  但是這事真說了的話……他就沒什麼倚仗了。

  「你真能讓我不被那姓謝的殺死。」

  「而且我還保證姓謝的見不到你,行了吧。」羅槐是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而付辛聽了心裡有些意動,但是也突然心裡一緊:「你說我見不到姓謝的,不會事後想殺人滅口吧。」

  羅槐此時聽了一擺手,便是生氣離去。

  這付辛見了便又是立馬叫住:「羅小兄弟別急!我的錯!我的錯!」

  羅槐此時轉身,眼裡帶著不耐煩。而心裡其實更是著急:你這老傢伙倒是說呀!

  此時付辛卻是示意羅槐過來:「你先發個誓。」

  「行行,你說怎麼發。」羅槐此時是無奈。

  「那姓謝的不能再見到我,而且是不能殺我,得護我周全。」

  「沒問題。」羅槐此時毒誓怎麼毒怎麼來。

  付辛此時便是點頭:「若不是你那次救了那姓謝的一命,你說的話我是不會相信的。」

  付辛的意思羅槐也懂。便是認為他這人是好人,連想殺他的謝神醫都救。應該算是好人。

  「你說我是好人的話我倒是不太同意的。我還是對你的寶藏感興趣一些。」羅槐卻是笑道。

  此時付辛便是點頭,算是說起他知道的事。

  「我剛才說的寶藏確實有,不過在很遠的地方。至於你剛才說的也沒錯。那姓謝的不是想要寶藏,而是想要我其他的東西。」

  羅槐聽了卻是疑惑:「其他的東西,那是什麼?」

  眼看著要入正題,羅槐心裡是有些興奮。此時也算是壓抑自己激動的心情。

  「關於這點,我需要你做個保證。就是死也不能讓那姓謝的知道。」

  「你到底要我發幾個誓!」羅槐此時是罵了一句,不過還是照辦。

  可不是嘛,謝神醫死了,還怎麼知道這些事呢?

  「其實,我把那姓謝的最寶貴的東西藏了起來。」付辛此時是壞笑一聲,這笑容在羅槐看來有些噁心了。「其實我要說的東西和寶藏也是一個東西。但是呢在那姓謝的看來,不過是那**人寫的回憶罷了。」

  「回憶?」

  羅槐臉上疑惑,心裡卻是在吶喊:「對了!對了!」

  「沒錯,回憶。當然除了回憶,還有一些寶藏的事。至於寶藏,應該是在一起的另一本手記上。那是谷裕寫的。我想你也明白谷裕是什麼人?」

  羅槐此時聽了心裡自然是都要歡呼了,那手記很可能就是谷裕留下的譯本。

  但是現在只是知道這東西的存在,還遠遠不知那東西的所在地。

  於是羅槐此時臉上的表情自然是表現出不能相信這傢伙的話,滿臉疑惑。

  「這回憶又為何不能告訴那姓謝的?」

  「他越是不想得到我是偏不能讓他得到!」此時付辛卻是大笑出聲。「那傢伙既然把我困在這裡這麼久,那我可不能便宜他才是。更何況看著他想殺我又不敢動手的樣子,是很愉悅的一件事。」

  羅槐心裡算是知道,這付辛就是一個壞進骨子裡的人。這個人心裡不會有一絲後悔,但是偏偏又不知怎的花言巧語騙了谷裕。

  這谷裕喜歡這樣的男人,讓羅槐心裡是有些嗤之以鼻了。谷裕的學識學問他很佩服。但是放任付辛這件事,谷裕絕對是有大問題的。

  「我可以告訴你東西在哪裡,但是你找到之後那寶藏的手記歸你,那個琪雅的回憶你得把它燒掉。」

  這個姓付的現在還想著能噁心謝神醫,顯然是苦大深仇了。

  「行吧,那你倒是說說在什麼地方。」

  「我跟你說……」此時付辛的臉有些扭曲,露出噁心的笑容:「就在琪雅的棺材裡。」

  羅槐聽了自然是一驚,同時也明白了付辛的做法。

  「哈哈哈!那姓謝的怎麼可能會去開自己女人的墓呢?我就是藏在那裡,只要我不說他便永遠不知道!永遠!」

  羅槐知道這個付辛骨子裡有多壞了。這個想法也只有付辛這種琢磨壞心眼的人能做得出來。

  此時看著付辛放肆的笑,羅槐心裡有些怒氣,但是還是沒表現在臉上。

  只不過此時臉上帶著冷漠,看付辛就和看跳樑小丑一般。

  「你這種傢伙,也難怪那姓謝的想弄死你了。」羅槐此時平淡的說道:「那琪雅的墓又是在哪裡?」

  「琪雅的墓是在江南……」

  「江南?」羅槐聽了自然是有些疑惑。

  「沒錯,是在江南的一個紅花鎮,在那裡的後山上。當時很多人都送了琪雅。他們……他們都……」此時付辛是噗嗤一下笑出聲。「他們都不知道,是我殺的琪雅。不禁凌辱了這個女人,還讓她帶著悔恨絕望的淚水死去。」

  「那最後,還不是被謝神醫發現,然後被關在這裡了?」羅槐此時也是說得很平淡。

  付辛就是個無可救藥的存在罷了。

  「嘖。」付辛此時輕嘖一口,卻是看著羅槐。「怎麼樣,你只要去紅花鎮看看就知道了。東西就在那裡的。」

  羅槐此時便是點頭:「我明白了。」

  說罷隨即是掉頭離去。

  而付辛此時卻是喊住羅槐。

  「你這傢伙!敢背叛你發的誓嗎!你就這麼走了?!」

  「那不然呢?」羅槐此時露出笑容。「而且我也沒違背誓言。我不殺你,姓謝的也見不到你了。」

  「可是你什麼都沒做!你……」

  「你還不明白嗎?」羅槐此時笑著打斷他。「姓謝的……不……謝神醫已經死了。這麼說你明白了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