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敬酒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站在一旁的服務員拿著筆在本子上飛快的記著。

  好不容易抓到這種機會,林小竹几人全都毫不留情,片刻之間服務員就記錄下十幾道價格不菲的菜餚。

  在點完菜後,弗蘭德接過服務員手中的菜單確認了一下菜品,感覺心在滴血。

  他訕訕的說道:「你們年齡還小,吃這麼多大補的東西對身體不好,要不還是把這些換成青菜吧。」

  眾人噓聲大起,諷刺起這位鐵公雞校長,最後弗蘭德還是認輸,咬了咬牙,讓服務員照著菜單上菜,另外還要了兩大桶上好的麥酒。

  秦明詫異道:「要這麼多酒」

  弗蘭德笑了笑,「今天高興,我覺得應該讓他們都一起高興高興,但是誰都不許過量。」

  說完他望向大師,想徵求他的意見。

  看到大師點頭,大家都興高采烈的倒起酒來。

  林小竹八人先敬大師,感謝他的教導之恩,接著他們又一起敬弗蘭德、趙無極,後來又敬了秦明,沒過多久,老師和學員們就相互敬起酒來。

  他們不僅敬酒,還敞開心懷,聊起在學院的日子。

  酒這東西是越喝越快、越喝越控制不住,很快大家就忘了之前的約定,十分嚴謹的大師也開始大口喝了起來,甚至在後來大家還換上了很大的杯子。

  林小竹喝的很快,因為酒精的味道能讓他想起柳二龍,想起不辭而別,想起那一晚的一切,他至今還是不明白柳二龍為什麼要不辭而別,也想不明白那封信到底是什麼意思。

  寧榮榮喝的很猛,喝著喝著,兩行晶瑩的淚水就順著她白嫩的面龐流淌而下。

  她回憶起來到學院前那種嬌縱、跋扈的性格和如今的轉變,想起和林小竹返回七寶琉璃宗度過的那段時光,那段短暫卻美好的日子,她俏臉微紅,一語不發的望向身旁的少年,不知為何,她覺得林小竹和過去不太一樣了,似乎沉靜了許多。

  「小竹你還好吧?」寧榮榮忍不住問道。

  林小竹點點頭,有些敷衍的笑了笑,顯然並不想回答她的問題。

  寧榮榮的神情有些黯然,她默默的端起酒杯,仰起頭,把滿滿一杯麥酒一飲而盡。

  「榮榮,不要喝的那麼猛」唐三勸道,他性子沉穩,喝起酒來也是如此,始終不緊不慢的喝著。

  可他同時也注意到桌上有一個人喝的更猛,小舞從一開始就一個勁的猛灌,連一口菜都沒吃過。

  唐三上前拍了拍小舞的肩膀,道:「別這么喝,一會該醉了。」

  「哥,我沒事,今天不要管我!」小舞喝的小臉通紅,有些不服氣的反駁。

  聽到她的話,唐三的嘴裡有些苦澀,這段時間他發現和小舞漸行漸遠,不再那麼親密,也不再像過去那樣無話不談。

  和小舞認識這麼多年,唐三對她很了解,早就看出她的心情非常不好,更知道這種時候,無論說什么小舞都不會聽的。

  唐三無奈的搖了搖頭,從桌子下面偷偷拍了拍林小竹,沖他使了個眼色。

  林小竹會心一笑,端起了酒杯,「小舞,敬你。」

  敬酒

  這貨腦迴路有問題

  唐三一臉懵逼,他有上去給林小竹一巴掌的衝動。

  小舞看林小竹起身敬酒,端起大杯一飲而盡,接著又回敬了一杯,兩人你一來我一去的喝了起來。

  過了一會,朱竹清也走上前來,「小竹,我們喝一杯。」

  林小竹端起酒杯和她輕輕碰了碰,就喝了下去,朱竹清仰著臉向他微微一笑,轉身回到座位上,那笑容像是一隻被寒冰封住的雪蓮驟然融化,美的動人心弦。

  林小竹怔怔的看著她的身影,扯了扯有些發熱的耳垂,這時餘光瞥到一旁的正望向自己的小舞,他急忙拎起酒桶把被子倒滿。

  他剛把酒桶放下,寧榮榮的杯子就湊了過來,「小竹,我也敬你。」

  沒等林小竹舉杯,小舞卻擋了上來,「榮榮,你想灌醉小竹麼?我跟你喝。」說罷,她一口就喝光了杯中的麥酒。

  寧榮榮咬著下唇,看了看身旁有些懵的林小竹,這時小舞已經喝完,瞪著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她不好拒絕,有些無奈的喝了下去,可眼角的餘光卻仍看著身邊的林小竹,像是在說,這杯酒我是和你喝的。

  接下來,又是一波接著一波的敬酒,場面漸漸失控,第一個倒下的是馬紅俊,別看胖子的體型比較寬闊,可是酒量確實不怎麼好,他倒在靠牆擺放的一排椅子上呼呼大睡了起來,無論別人怎麼叫都不醒。

  第二個倒下的是奧斯卡,他和馬紅俊一樣,都躺在那排椅子上,趙無極和秦明看到,直接把兩人扶了起來,送到二樓的客房休息。

  此時的小舞也已經喝的酩酊大醉,摟著林小竹的胳膊開始胡言亂語起來。

  一會說起他們在諾丁學院相識的日子,一會又說起他了拼命在星斗大森林中救過自己,後來還說起她的媽媽,又質問起林小竹在天斗城做過什麼。

  接著,朱竹清也跟著倒下了,還有唐三,剩下的幾人雖然還沒倒下卻也都喝的大醉。

  當然,這不包括寧榮榮,她還非常清醒,憑她的酒量,就是自己喝完兩大桶酒也不見得會倒下。

  她和林小竹接連喝了幾杯,放下酒杯就發現一旁的朱竹清已經趴在桌上,寧榮榮把她扶了起來,道:「小竹,等我回來,我們繼續。」

  說罷就攙扶著朱竹清向外走去,已經喝的頭暈眼花的戴沐白也扶著唐三去客房休息。

  林小竹的酒量本就不好,只是仗著身體強壯,硬撐著和寧榮榮又喝了幾杯,這時他發現身旁的小舞都是重影的,恍惚中還聽到大師和弗蘭德反覆的說著柳二龍的名字,他覺得一定是自己醉了,產生了幻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