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1章 岳不群可言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掌教一離開,太華峰上下就熱烈了起來。

  「大有,恭喜晉入三品!」

  「平之,你二品了!妒忌呀!」

  「咦,大勇也三品了!」

  「小華,小華,哎,可惜了,怎麼沒趁機突破鍊氣期?」

  岳易華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嘴裡卻道:「有點感覺了,積累得還不夠,再有兩年時間就差不多了。」

  岳易華晉入化氣期已經超過十五年,去年晉入一品,已經是太華教第一階層的高手。

  「有多少師弟晉入化氣期?」

  陸易有看了眼山頂上依舊站著說話的諸位師兄,回頭看看山腳:「這些師弟真是好機緣,聽掌教一次講道,勝過十年苦修。」

  林易之笑道:「能聽到掌教的講道,都是了不得的機緣,小華,我要先回泰西,龍騎兵停止前進幾天,崑崙那幫混蛋最少要占去兩三百里地面。」

  陸易有笑道:「你不趁機去看看劉師妹!」

  從進入華山開始,林易之就備受華山女弟子追捧,但林易之一心學武,對此視若未見,倒是後來見到劉正風女兒劉菁,不知怎地,居然有些感覺了。

  劉師妹如今在太華學宮任教,林易之這十幾年卻東奔西跑,一年也難得回太華幾次,所以也一直沒有成婚。

  林易之看了一眼山路下面,想了想道:「劉師叔這次也回來了,劉師妹需要陪陪劉師叔,我……」

  「我的事,等抵定泰西再說,也不差這麼一年半載。」

  岳易華點點頭,兄弟們都進入了化氣期,據說至少也有一百五十年的年壽,大家也不再想著二三十歲就成家。

  許多師兄都已經四十多了,卻依舊一個人逍遙自在,讓母親也無可奈何。

  眾人正說話間,山頂響起太華殿殿主林易華師兄的聲音。

  「各位師弟,師侄。」

  「掌教講道完畢,身上有重要司職的師弟,請儘快趕回崗位,把這幾天耽誤的事務處理好。」

  「特別是泰西事務,鄧師弟,你需儘快趕回泰西。」

  被點名的是鄧易峰師兄,與令狐易沖師兄同班,其時他的武功一般,不顯山露水,但後來在征伐海盜、開闢海外基業中,卻展現出高超的作戰才能,聲名直追齊易柱師兄。

  從征伐北原開始,鄧易峰師兄就是十萬大軍的統帥。

  在他的調度下,太華雄師輕易就碾碎了北原七國,並順勢攻入了泰西西北,接連擊潰了羅剎國、波蘭王國主力,已經把泰西西北部大片領地,納入到太華教的轄下了。

  鄧易峰的身形出現的半空,看了下面一眼,喝道:「征西各將官列隊。」

  兩百多個煉精期的小師弟小師侄,在山腳列隊,二十幾個化氣期太華弟子飛了下去,跟師弟們站在一起。

  鄧易峰也飛了下去,帶著眾人向著致虛觀行了個禮,轉身躍出了太華峰。

  其他如駐長安盟的,怒蛟幫的,大江盟的,海龍幫的等等,都向山頂施禮後離開太華。

  林易華看了一眼太華峰上下,還有兩千多太華教弟子,笑道:「各位師弟難得聚在一起,可移步太華學宮敘舊聚會,那裡酒水齊備,菜餚豐盛,也免得喧囂吵鬧,擾了掌教及諸位長老元老清修。」

  現在的太華五峰之內,早已沒有了食肆酒樓,無法招待兩千多弟子一起歡聚。

  眾弟子都向太華峰山頂施禮,收斂了聲音,出了太華山。

  太華峰瞬間就清淨了下來,太清宮所屬的弟子,輕手輕腳收拾地上的團蒲。

  林易華環目看了看周圍幾個留下來的師兄弟,稍微感念一下,個個身上靈力涌動,顯然都有所精進。

  三品晉二品,二品晉一品,即便沒有晉級的,也到了瓶頸的邊緣。

  遂笑道:「大傢伙都在後山尋個山頭,鞏固一番,不要浪費了掌教賜下的機緣。」

  郭易水、劉易安等都點點頭,向致虛觀行個禮,飛到太華後山去了。

  李笑本就是打理致虛觀的,自然留了下來,和林易華,張易恩一起進了致虛觀,卻見掌教靜靜坐在院子裡修煉,只得悄悄退了出來。

  岳不群這次講道,實質把自己的所學所悟,都完整地梳理了一遍。

  當然,只是化氣期之前的部分。

  但這些基礎梳理,對他卻有些觸動,許多以前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在講道中不知不覺就涉及到了,順手彌補了,讓他欣喜異常。

  難怪隱有大神講道事跡流傳,仙人有論道大會之說,果然對修煉大有助益。

  岳不群一番修煉調整,時間就過去半月。

  太華道君講道,聽道的太華弟子修為大漲的消息,也隨著弟子們分赴各地,在中華修煉界傳播開了。

  湯英鶚把消息整理了一遍,來到天柱殿,向掌教左冷禪匯報。

  左冷禪微微皺起眉頭,緩緩道:「太華的煉精期弟子,果真的大規模晉升化氣期了。」

  湯英鶚點點頭,有些羨慕道:「從好幾個渠道得到的消息都是如此,至少超過百人!」

  「百人!」

  左冷禪吸了口冷氣,「一場講道,就讓超過百人晉入化氣期。」

  「這麼說來,岳不群,已經晉入鍊氣期了?」

  七大教[筆趣閣 ],乃至中華修煉界各派,最高修為者,都到了化氣一品巔峰的境界。

  可如何突破,突破後如何修煉,大家都沒有什麼方向。

  畢竟,就現在的化氣期,也就是以前傳說中的武道大圓滿,都已經是武林中數百年才有一例的存在,除了武當少林和日月,其他各教都沒有相應的修煉功法。

  如今各派能修煉到化氣期一品巔峰,還是岳不群在建立長安盟之後,點撥了各教掌門數句,給大家指點了一個方向。

  實踐證明,岳不群沒有藏私。

  各大教派沿著他所說的方向修煉,晚完善各自的功法,確實順風順水修煉到了化氣巔峰。

  飛天遁地不再話下!

  但也到此為止了。

  現在,岳不群閉關四年,似乎又突破了新的境界,要不,也不可能如此大規模指點門下弟子突破。

  左冷禪左想右想,也覺得化氣期的實力,不可能做的這一點。

  只有突破鍊氣期,那未知的境界,可能有這樣的威能。

  「據說。」

  湯英鶚看了眼掌教,輕聲道:「據說太華教風清揚、趙不爭兩人,也在聽道中晉級了。」

  左冷禪神情一冷,天柱殿大殿之內的氣息頓時凝固。

  這麼說來,太華教已經有三人突破鍊氣期了!

  左冷禪只覺得胸口憋著一股鬱氣,悶得他難受,即便是寒冰靈力也無法讓他舒服一些。

  岳不群比他厲害,修為境界超過他,這個他在二十多年前就認識到了。

  風清揚作為上一代的華山耆老,年輕之時的劍法實力就冠絕天下,修煉到如今,稍快一步,也是可以接受的。

  可這什麼趙不爭,不過是岳不群養在華山的一個不起眼的、只會打理書架的師弟而已,怎麼就晉入了那神秘莫測的鍊氣期呢?

  難道,趙不爭是華山-太華一直暗藏的後手?

  嘶……

  岳不群實在太陰險了,以前藏著個風清揚,好不容易探聽出來,現在發現,居然還藏著個趙不爭!

  會不會還有其他人呢?

  「有探聽到岳不群講道,到底講了些什麼嗎?」

  左冷禪把那煩人的思緒拋在腦後,問出最關心的問題。

  湯英鶚臉上出現一種很奇怪的神情,似驚奇,又似不敢置信,還帶著喜悅。

  「探聽到了!」

  「哦!」

  左冷禪根本沒有想到,居然聽到的是這個答案。

  「是什麼?確定是真的嗎?」

  左冷禪都沒有發現,他到聲音都變得有些沙啞,心臟砰砰砰地急速跳動。

  居然把岳不群的講道內容探聽到了,那自己不是可以按此修煉,晉入那神秘莫測的鍊氣期嗎?

  「岳不群講的是道,自然之道!」

  「什麼道?」

  「自然之道。」

  「什麼是自然之道?」

  湯英鶚張了張嘴,說道:「消息說,道可道!」

  「但我修為淺薄,無法言道。」

  「岳不群可言道!」

章節目錄